迪普路得

【大菅】溫暖三十題

LOFTER實在是個好地方,居然讓我看到大菅文了簡直要哭

迫不及待去搭訕>///<   於是把大菅目前寫的歸檔過來了,之前只發在貼吧


※大學室友設定XD

1、一杯可樂,兩支吸管

「好想喝啤酒……」澤村大地摸著肚子,吃飽之後就想來杯啤酒。

菅原孝支睨了他一眼,回頭繼續看電視「自己去買,冰箱只有可樂。」

「好吧,可樂也有氣泡。」懶得出去買,澤村起身拉開冰箱。

「那瓶是我買的。」菅原涼涼地道。

「……」澤村默默打開可樂,插入兩根吸管。

「哪、一起喝不就好了?」他碰碰菅原。

菅原拿過可樂,看也不看開始喝。

「……菅,你喝的是我的吸管。」

「……菅……你快喝完了……」

「你分我一點啦!!!」

兩個人鬧成一團,最後決定出門買一手可樂,澤村已經忘記他原本想喝的是啤酒了。



2、睡著的貓和他

菅原在屋子裡等著,外面風雨漸漸變大,有點擔心。

終於聽到開門聲,菅原快速地衝去門邊,澤村大地外套隆起,他一手撐著,好像捧著甚麼東西,全身濕答答地進來了,菅原趕緊拿毛巾來。

幫澤村擦著頭髮,倏地「喵--」好像聽見貓叫聲,菅原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澤村脫下浸水變重的外套,看著懷裡的小貓笑了「也幫這小傢伙擦擦吧。」灰色的貓從澤村的手裡探出頭來,對著菅原喵喵叫著。

菅原愣愣地盯著它兩三秒,才回神拿了條小毛巾擦貓。

澤村邊打著噴嚏邊走進去換衣服,菅原抱著貓靠近暖爐。

洗了個熱水澡進來,菅原靠著沙發坐在地板上睡著,貓在他懷裡也睡了。

澤村看著笑了笑,灰毛的貓參雜著些許白毛,跟菅的發色很相近,靠著躺在那裡就像同一種類。

不過……澤村默默地想,依這傢伙的個性,倒是比較像狐狸,笑嘻嘻的笑面狐。

「--哈、哈啾!」澤村搓搓因打噴嚏而紅的鼻子,果然不該講菅的壞話……



3、遲到五分鐘

今天早上澤村跟菅原都有課,不過卻雙雙睡遲了。

「快點快點快點……」菅原踮著腳原地跑步,緊張地看著穿鞋子的澤村。

越過馬路就是他們學校,走路算很快,澤村跟菅原跑得氣喘吁吁的。

突然澤村拉住菅原的手「菅……買早餐。」

「快遲到了啦!你買你的,我不吃了!」菅原想要繼續跑,澤村拉著不放,菅原一轉頭就看見澤村黑著臉笑道:「不行。」

菅原跟他對看幾分鐘,還是礙於澤村的威勢嘆著氣放棄抵抗。

從隊長時期就知道澤村腹黑的個性,而且是個固執得不得了的人。

晚上一起買晚餐時,菅原不禁抱怨:「大地真是的……害我遲到了啦!」

「不吃早餐對胃不好。」澤村漫不經心地回道。

「幸好老師比較晚來,還有朋友幫我佔了位子……」

澤村突然回頭看著菅原,笑著說:「不然以後你去上課,我買去給你。」

看著明顯不是單純笑容的臉,菅原背上一毛:「白痴,這樣你會遲到更久!」

他扭頭,臉上有點赧然「要遲到就一起遲到吧。」



4、撩起瀏海後落於額上的親吻

「哎、」澤村突然拉住菅原,撥著他的瀏海「這上面好像有甚麼……嗚哇!」一個人從菅原旁邊走去,撞到他,菅原感覺到有種軟軟的東西碰到他的額頭,菅原站穩因為被撞跌到澤村懷裡的身體,不禁有點尷尬地瞄著澤村。

澤村卻沒看他,只是轉頭繼續走,並道:「櫻花。」

菅原:「啊?」

澤村把指尖的櫻花瓣給他看,「剛剛在你瀏海上。」

菅原愣愣地看著那枚小小的櫻花,笑了起來,那麼大概澤村的臉上,是櫻花映照的關係,才會看起來有點紅吧!



5、床單要綠色還是藍色?

假日澤村跟菅原約好一起去大賣場採買東西。

菅原把零食一個一個放進去,澤村又一個一個把它們拿出來。

「……你幹嘛啦!?」

「全部都是激辛口味!我也要吃啊!」

「你就買你自己要吃的啊!」

「……吃太多辣對身體不好。」澤村又抓住菅原正拿著的辣味巧克力,菅原瞪著他,兩人僵持不下。

「唉……」澤村放下手,嘆了口氣「韓國泡麵沒關係,不要買奇怪東西,什麼辣味巧克力,邪門歪道!」

「你才沒吃過!辣味巧克力超好吃的!」雖然這麼說還是把巧克力放回去,邊道「沒差,反正我自己也會做。」

「哦?你還會做巧克力?」

「是啊,女生送的甜味我都送給別人了,偶然看到辣味巧克力的配方,就想自己做做看,因為有些市面上的不夠辣……」菅原喃喃說著,把一大包韓國泡麵塞進購物車。

澤村看到旁邊另外一種泡麵,指著表示自己要,菅原順手幫他拿,澤村又說:「應該沒人可以送吧,那種巧克力。」

菅原斜他一眼,道:「我又不是女生幹嘛送巧克力,當然是自己做自己吃啊!」

澤村笑出來:「你如果真的回送辣味巧克力,估計他們都以為你要拒絕故意整他們吧!」

「是啊」菅原攤手「唉~所以迄今無人欣賞,辣的東西明明那麼好吃!」

澤村看著他,裝成有點為難道:「那我就勉為其難試試看你有多厲害吧!你下次做給我吃。」

菅原咧齒一笑,捶他一拳:「一副勉強樣,超好吃的好不好!好啊,讓你嘗嘗舌頭都麻掉的感覺。」

看著菅原躍躍欲試的樣子,澤村莫名覺得舌頭麻掉好像也沒什麼關係了。

「我想買個床單。」經過家具部,菅原拉著澤村。

「哦?你經常要換床單?」澤村一臉興味地看著菅原,打趣道。

「啊?床單本來就需要換啊!我現在只有一條……」「不是因為一覺醒來就需要換床單?」菅原聽了臉色一紅,踹了他屁股一下「你才尿床!」

「那只是夢到上廁所……」「你真的現在還尿床?」「不,當然是一覺醒來,自然的生理現象……」
「……」
「你不會嗎?」澤村尷尬地搔搔頭髮。
菅原有些害羞,「會、會啊……現在比較少了。」

兩人安靜一會兒,澤村默默心想,如果晚上有先做什麼夜間活動,才不會有一覺醒來換床單的窘境吧……不知道菅原做那種事情是什麼樣子?感覺挺不搭嘎的。腦子突然冒出菅原紅著臉喘氣的樣子,澤村臉色赧然,咳了一聲把腦子中的想像揮去。

菅原正拿著兩個床單比較著「你說藍色好還是綠色好?」
旁邊一個媽媽突然湊過來「唉唷你們兩個大男生擠一張床啊?青春期的不辛苦啊!?」
菅原跟澤村尷尬地笑笑:「沒、沒有,我選我自己的。」菅原心裡腹誹,沒事幹嘛問大地啊……搞得像新婚夫妻一樣,囧。
媽媽已經走了,大地笑著道:「藍色好。」有點揶揄的意味。
菅原因為剛剛的事,特別想唱反調,把藍色放回去,說:「那就綠色吧!」
澤村知道他故意的,失笑道:「喂!」這麼幼稚?
菅原推著車子走了,澤村追上他,把藍色床單放進去。
「你幹嘛?我選好啦?」
澤村悠然道:「我要的。」
「……」
「生理現象、我懂的。」
「咳、你小學生嗎?」
「不不、我是正常健康的大學生,通常不需要換床單的。」
「……」那你幹嘛買?菅原心想。
「這不是給你備用嗎?以防夢到上廁所……」
「大地!」菅原踹他。


6、領帶歪了


「這樣可以嗎?」
菅原退一步看,澤村正站在鏡子前看他,明天澤村班上要企業參訪,是將來他們要實習的企業,所以正在試穿西裝。
「唔、再偏一點……不、不,太左了……又太右了……啊我來吧!」菅原上前幫澤村調整領帶。
澤村挺直著站好,雖然比菅原高一點,但他若稍微低頭就會碰到菅原的髮梢。
都是菅的洗髮精味道……澤村想。
不對……不是跟我用同款嗎?
這麼想著,突然有點發窘,他沒話找話。
「菅……真是賢慧啊,哈哈……」
菅原一下子收緊手「你說什麼?」
「沒、沒……快鬆手……菅……我要被勒死了啦菅!!」


7、「我忘了拿浴巾」


「大地……大地!!」若不是電視剛好廣告,澤村還聽不見菅原叫他。
「怎麼了菅?」
「幫我拿浴巾……」隔著門,菅的聲音像從遙遠的地方傳來。
「唔喔,你放在哪?」
「剛洗好放在房間忘記拿進來了,大概在床上,謝啦。」
澤村迅速拿好,正要從門縫遞給菅原的時候,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門。
澤村輕浮地吹了聲口哨,菅原則迅速關上門。
「還不錯啊!」雖然相處那麼久,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呢……澤村想。
「你白痴嗎!?」菅原怒吼。
雖然沒甚麼好害臊的,但菅原還是覺得渾身不對勁。
於是……
「菅!?幹嘛?不要脫我褲子……靠!要不要這麼睚貲必報?喂!」
兩個人武力值也沒差距很大,掙紮下菅還是拉下一點褲頭,他促狹地笑了「嘖嘖~」
澤村紅著臉抓開他的手拉起褲子「滿意沒?」
「哼哼。」
「幼稚。」
「……什麼感想?」澤村交叉著手一本正經地問。
「澤村大地你真有臉問這個啊?」菅原滿臉黑線。
「……」
「……」
「……沒有……感想。完畢。」
「……噗。」兩個人相視一笑,為自己幼稚的地方也為對方無聊的地方笑了出來。
「……形狀、形狀挺好……噗……」菅原忍著肚子痛一邊說。
「彼此彼此……哈哈……」大地拍著沙發,眼角都快飆出淚來。

很久以後這件事變成兩人的笑話談資,但菅原因為某些原因不太想回想起來就是了。


繼續努力更新:) 另外三十題狀況都是還沒在一起。


评论
热度(9)
  1. E君的手套迪普路得 转载了此文字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