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美しい名前

*3/8日重發,因為以前不知道有音樂的功能,一直想可以一邊看一邊聽的,只是想用得完整點。不過之前那篇沒刪(好像也不能隱藏?)

*K同人:伏八BE向、狗血

*請一邊聽爆轟樂團的美しい名前一邊看


〈鼓動〉


登登登

登登登

登登登

登登登

逼────

    泣きたい時ほど涙は出なくて 唇噛んでる真っ白い夜


01


棕髮的男人一直盯著病房內,注意到另一人走來,他只是瞥了一眼。

男人站定在他旁邊,也往病房內看去,平光眼鏡微微反著光。

棕髮男人開口了,「他不准任何人進去,除了醫生。連看護都不用,他親自照顧他。」

眼鏡男人看似面無表情,眉頭卻隱隱有一絲不忍,唇緊緊抿著,他懂那人的心情,只是不忍看。

「我只怕這樣下去,先死的人會是他。」棕髮男人又說,兩人陷進沉默。

他們透過玻璃窗看著加護病房內的人,整間病房都是白色的,亮得不像在人間。

上面躺了一個少年,他緊閉著眼睛,橘色的髮散落在枕頭上,嘴巴戴著呼吸器。

另一個人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穿著一身藍,他像雕像一動也不動地看著病床上的人,面色灰白,嘴唇乾澀而蒼白,灰藍色的眼睛沒有移開過半分,像是以靈魂在注視,他的眼眶發澀,卻如同一口枯井,裡面什麼都沒有。

房間只有心跳儀發出的逼逼聲,床上的人的呼吸是那麼淺那麼長,讓人幾乎無法察覺。

藍衣人顫抖著指尖摸向少年的臉龐,他的手指甚至冰冷過少年,而這觸感是那麼真實、那麼溫熱、那麼柔軟,心中湧出的東西幾乎將他淹沒,他捲入鋪天蓋地的悲傷之中,他的內在卻像是已經被掏空,連心跳都停止,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美咲……」

 「美咲……」

 「美咲……」他喃喃唸著少年的名字。

不是最討厭我叫你的名字了嗎?

吶、美咲,別再睡了,起來跟我打一架啊。

反駁我啊--你最喜歡做的。

他閉上乾澀的眼睛,低下頭把臉貼在美咲胸口,噗通--噗通--

心臟跳動著。

    体中に管をたくさん付けて 

    そうかちょっと疲れて眠ってるんだね

早晨。

伏見猿比古睜開眼睛,做著這幾天以來已經熟悉的動作,伸展僵硬的身體。

他為美咲擦臉,會近距離觀察他的眼睛,眼睫毛整齊地散落在臉上,鼻子小幅度微張著,嘴唇卻緊緊閉著,不過是紅潤的。

似乎從來沒看得那麼仔細過,從額頭擦到下巴,感覺是一個過於精緻的人偶。

頭髮很短,卻還是會幫他梳理,但是已經漸漸變長,如果留長,就是中學時代的長度了。

雖然已經回憶過很多次了,但是這幾天猿比古比以前還要更詳細地回憶了從前到現在的事,包括每個細節。

每當從回憶中醒來,他就愣愣地看著床上的美咲。

這個人只有睡著時才那麼安靜。

下午,他會打開窗簾,滿室滿室的橘光充盈,是他的顏色。

被這樣的夕陽照著,就覺得溫暖,溫暖得想哭,就像美咲這個人一樣,是那麼地令人暖和。

他幫他伸展著手腳,一點一點地按摩,只能輸入營養液跟流質食物讓他的手腳都沒有贅肉,只剩骨頭。

很細很細,不盈一握。

全部做完之後,他就不知道要做什麼了,他出神地凝視美咲。

如果能哭就好了,但是他現在知道,難過到麻木的時候,人是哭不出來的。


    あぁ 時計の針を戻す魔法があれば

    あぁ この無力な両手を切り落とすのに


02


『你、你來做什麼……』八田美咲嘴角流著血,仍然堅持站著與敵人博鬥,週遭的赤組人們都還在奮鬥,他不可以倒下。

此刻他被逼到巷子裡,頑強的他不想向任何人求救,猶自奮力抵抗,這時候伏見猿比古卻突然出現了。

他迅速解決敵人,剛好一把抱住下滑的美咲。

他的手感到一股溫熱黏膩的液體,出血很多,他暗暗心驚。

埋在他胸前,八田仍倔強地唸著『不要管我』但人已經有點意識不清。

『美咲!美咲!』伏見努力扶住美咲,叫著他的名字想讓他保持清醒。

『猴子……』八田慢慢睜開眼,他一瞬間做出反應,用僅存的力量推開伏見。

『砰!』

「病人心臟受損,血液機能不全,我們已盡全力搶救,不過他會不會醒來,這我不能保證。」

急救室門外一片靜默,沒有人說話。

「呵……你說他怎麼那麼笨呢?自己去擋那一槍,明明已經受傷了。」伏見笑出聲來。

明明不用救我。

伏見臉上掛著笑,可是卻沒人敢看,那種絕望到笑出來的模樣,誰也不忍看。

現場持續僵持一般的靜默,直到鐮本終於忍不住動了,他經過伏見面前,拋下一句話。

「不管在那裡的是誰,八田哥都一定會捨身救他的,他向來……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

「所以他就這樣躺在那邊?哈……把自己弄得那麼慘?」伏見面部扭曲地衝著鐮本大吼。

「你冷靜點!」鐮本抓起伏見領口,大喝一聲「他救了你!可能你們不再是朋友了,也不是夥伴,但八田哥還是不會眼睜睜看著你死掉的!你懂嗎?」

「不懂……」伏見抱著自己的頭,只覺得心臟快撕裂開來,他寧願躺在那裡的是他自己,他寧願看到八田愧疚難過的表情。

他掩住自已的臉,雙眼酸澀出淚。

「笨蛋……笨蛋……!」


    あぁ 想いを隠したまま笑っていたね

    あぁ 知らない振りをしてた 僕への罰だ


03


    微かにこの手をなぞった指先 小さなサインに敏感になる


美咲的皮膚很漂亮,是健康的膚色,長久在慘白的病房裡,也顯得有點病態的白了,伏見細細地為他擦澡。

雖然狀況穩定下來,但美咲仍處於昏迷,伏見擦到手指一端,他觸摸著美咲的手指,緩緩地拿起它,深深含住。

舌頭舔著皮膚末端,他每天都這麼做,為了刺激末梢神經,連腳趾都不放過。

他總是用一種異常專注的神情做著這些事,儘管面無表情,卻也透出某種病態的瘋狂。

然後他會舉著美咲的手腳旋轉按摩,轉開關節。

再來就是長久地盯著他,一動也不動,如同雕像。

草薙說得沒錯,這樣下去,先死的會是誰?

「這是怎樣?我們也有權利看八田哥啊?憑甚麼不准我們進去!」也不想想病房費、心臟移植、甚至伏見的三餐(通常就是放在他旁邊他會自己拿來吃)都是他們在奔走打理,鐮本忿忿地想。

接下來他突然打住了,眼睜睜看著伏見沿著美咲的臉滑下的手指,然後俯身吻上美咲的唇。

他輕輕地吻著,想離開又帶著留戀,最後他離開,他親親他的鼻頭,又碰了碰美咲的眼睫毛,而後怔怔地看著他。

鐮本說不出話,他沉默地看著。

任誰看到伏見那樣的表情,實在無法跟他講話。

因為已經被隔絕在他們的世界之外,他們獨自呼吸著,將其他人排除在外,他似乎已經忘卻所有事情,他的世界,就是這小小的病房。

他看不見其他人,只有美咲……

他只擁有他,他是他的全世界。

而這個全世界正在崩毀。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離れ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呼吸もできないくらいに


伏見每次看著美咲安詳的睡臉都會忍不住想,他是不是夢到了他最愛的尊哥才不願回來呢?

「吶、美咲,你醒來,你想做甚麼都可以,我也不會找你碴,也不會希望再回到從前……」他聲音低了下去,他知道美咲的願望不是這樣的。

他卻無法為他做什麼。

讓他在夢裡快快樂樂地跟尊、多多良在一起,搞不好他還比較願意。

他得用甚麼挽留才能讓他回來?伏見猿比古哪怕付出一切,都不是美咲需要的。

他痛苦地抓著頭髮,腦中一幕幕都是美咲,哪怕是分道揚鑣後的種種,都讓人想念。

「美咲、美咲、美咲……」以前為了惹他生氣而故意喊他的名字,但在他喃喃自語的現在,他才明白這個名字有多麼美麗。

如果你願意回來,我甘願與你再無瓜葛。


    こんなふうに君の心の音に 

    耳をずっと澄まして過ごせばよかった


04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世界に二人ぼっちで 鼓動が聞こえるくらいに


「如果再找不到適合的心臟,恐怕並不樂觀……他的身體機能正漸漸停擺,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突然心臟停止。」

草薙沉吟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門外的伏見悄悄離開。

他又回到病房,單調的機器聲卻是眼前這個人還有希望的象徵。

我就是因為這個才活得下去的,伏見想。

有時候他會想,為什麼世界還在轉動,為什麼他還活著?

他伏下身,將耳朵貼在美咲的胸前。

「咚、咚、咚。」

就是為了這個聲音,這份鼓動,為了它,世界仍在轉動,伏見把手貼在自己的胸口,原來自己還活著,他幾乎快要忘記這件事。

「美咲、美咲……」他輕輕喊著。

如果不能讓你醒來,那麼這個世界毀滅也無所謂。


    何度だって呼ぶよ 君のその名前を 

    だから目を覚ましておくれよ

    今頃気付いたんだ 君のその名前がとても美しいということ


宗像接到通知的時候,一向沉著的他也失了一份冷靜。

「一個兩個……通通去送死!」而又要我親手送葬。你們赤組出身的,都很殘忍啊……

當然他不想為伏見收屍的,他迅速出發到現場。伏見隻身闖入當時使八田受傷的組織,一個人挑了整個組。

宗像到達時下起雨來了,天空灰濛濛的,地上一片狼藉,屍體交疊在地,正中央躺著一個穿藍衣的男人。

宗像淋著雨,他的頭髮服貼在臉上,水滴從髮梢滴落,這樣的男人即使淋雨也不失威嚴的。

但他垂著眼,顯出幾分寥落。他又想起那天他手刃周防尊,那時候下雪。

天空總可以代替他哀傷。

伏見的眼鏡掉在一旁,漸漸模糊的視線捕捉到宗像的影子,他頓時放下心來,他的右手緊緊護著心臟,他流了很多血,全身無一處完好,僅有那處被他牢牢保護。

宗像一看就知道他的意圖,他肅穆地看著伏見,悲傷的情緒湧上心頭,他強忍著。

他最得意的助手,終究是從火焰而生的,他還是捨棄了理智,選擇燃燒他的愛情。

他們通通燃燒殆盡,為了他們心中的火,而卻不是脫胎而出的不死鳥,他就要死了。

宗像蹲下身,把手放在伏見的手上,伏見似乎終於安心了,再也不動了。

S4小隊的人這時趕來,漸漸把伏見圍起來,如同電影場景,若跟別人說起,沒人相信伏見是會這麼死的。

因為他看似理智到了極點,而那是因為他所有的偏執、執著,只會在一個人面前顯露出來,伏見不可能為了別人而死,但他會為了八田美咲而死。

因為他是八田美咲。

穿著藍色長衣的人們,竟像送葬隊伍,他們說不出話,榎本甚至已哭了出來。

宗像抱起伏見,他的手仍維持在胸前的樣子。

不,鳳凰會重生的,宗像想,這顆心,會在八田美咲身上重生,在燃盡了一個男人所有的愛恨與執之後。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離れ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呼吸もできないくらいに


05


    何度だって呼ぶよ 君のその名前を 

    だから目を覚ましておくれよ


別人告訴他他叫八田美咲,他皺了皺眉,他的名字怎麼那麼像女生。

據說因為心臟之前受損太嚴重,送入腦的血液不足,讓他的記憶有所損毀,他一點都不記得他有超能力,也不知道鎖骨的記號是什麼。

他陌生地看著所有來看他的人,有叫他八田哥的(明明就看起來比他大),也有戴著墨鏡看起來很厲害的男人,還有穿著藍色的長大衣,看著他卻甚麼都沒說的男人,也有用哀傷的眼神看著他的小女孩。

他仍然甚麼都想不起來,而他隱隱知道是很重要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受那麼大的傷,似乎已經在醫院躺了很久。

他有時候會做夢,卻是夢到看見他自己躺在病床上,他像一個旁觀者,但他有種特別難過的情緒,好像有滿腔的言語說不出口,壓抑在心裡。

夢是一段一段的,經常都是他看著自己的畫面。

每當他醒來,他都會不自覺地摸著心臟,狠狠地喘氣著,某種情緒徹底入侵他,他難過地想掉下眼淚。

難道他昏迷的時候曾經靈魂出竅嗎?所以才那麼悲傷?

--他隱隱覺得答案不是這樣的。

到了後來,他夢到年輕的自己,頭髮長長的,一副不良少年的樣子,他身邊總有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少年,一臉不耐煩地跟他走在一起。

他看著他們在街上晃蕩、喝同一瓶可樂、去遊戲場、他們坐在一起聊天,似乎很愉快,內容好像是世界毀滅甚麼的。

然後他看到自己揪起少年的領子,少年扭曲地笑著、說著甚麼,用手在鎖骨上畫下傷痕。

他是誰?在又一次的冷汗涔涔中醒來,八田不知道他是誰,而他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問其他人。

很明顯地,那個人不在看望他的人之中。

又過了一段時間,八田作夢的頻率變低,偶爾又會出現病床的他跟少年的他及黑框眼鏡少年。

八田睜開眼,上一秒縈繞在耳邊的話語頓時煙消雲散,似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SARU……」

剛好進來的宗像嚇了一跳,卻發現八田是背對著他的,很輕很輕的一聲,帶著遲疑。

八田自已也不知道為何吐出這個詞,他只是看見外面的陽光照進來,滿室橘光,很溫暖、很熟悉,嘴唇一擦,突然吐出這個詞。

盯著窗外的少年突然靜默下來,滿室的光粒慢慢地旋轉、降落,好像自成空間一樣,宗像被隔絕在外,旁觀一切。

「SARU……」八田轉過頭來,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流淚,少年恍惚地笑了,襯著照在臉上的陽光,這個笑既苦澀又哀傷,他摸著自己的心臟。


「你不覺得這個名字很美嗎?」


    今頃気付いたんだ 君のその名前がとても美しいということ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世界に二人ぼっちで 鼓動が聞こえるくらいに


until death do us apart

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開。


END


美しい名前/THE BACK HORN

泣きたい時ほど涙は出なくて 唇噛んでる真っ白い夜

想哭卻掉不出眼淚 咬著嘴唇到發白的夜晚

體中に管をたくさん付けて そうかちょっと疲れて眠ってるんだね

你的身體插滿了管子 原來如此,是累了稍微睡一下吧

世界で一番悲しい答えと 悲しくなれない真っ黒い影

這是世上最悲哀的答案呀 不想讓悲傷蔓延的黑影說

擦れそうな聲で名前を呼んだ ふいにゾッとするほど虛しく響いた

用沙啞的聲音喊了你的名字 像打冷顫般空蕩地迴響著

あぁ 時計の針を戻す魔法があれば

啊啊 多希望可以把時光倒轉 如果有魔法的話

あぁ この無力な両手を切り落とすのに

啊啊  多想把我這無力可施的雙手給斬了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這個世界為了兩個人依然在旋轉喔

世界に二人ぼっちで 鼓動が聞こえるくらいに

這個世界只有兩個人聽得到它的律動

微かにこの手をなぞった指先 小さなサインに敏感になる

輕輕沿著這雙手撫摸的指尖 甚至是小小的信號也變得敏感

こんなふうに君の心の音に 耳をずっと澄まして過ごせばよかった

變成這樣的你 內心的聲音 如果一直專注的傾聽就好了

あぁ 想いを隠したまま笑っていたね

啊啊   其實是把內心的感受藏起來在笑呀

あぁ 知らない振りをしてた 僕への罰だ

啊啊    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這就是對我的懲罰啊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這個世界為了兩個人依然在旋轉喔

離れ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呼吸もできないくらいに

為了不想被分開 甚至快不能呼吸

何度だって呼ぶよ 君のその名前を だから目を覚ましておくれよ

已經不知道呼喊了幾次你的名字 所以求求你快醒來吧

今頃気付いたんだ 君のその名前がとても美しいということ

現在的我才發現 你的名字是多麼的美麗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這個世界為了兩個人依然在旋轉喔

世界に二人ぼっちで 鼓動が聞こえるくらいに

這個世界只有兩個人聽得到它的律動

世界は二人のために回り続けているよ

這個世界為了兩個人依然在旋轉喔

離れ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呼吸もできないくらいに

為了不想被分開 甚至快不能呼吸

何度だって呼ぶよ 君のその名前を だから目を覚ましておくれよ

已經不知道呼喊了幾次你的名字 所以求求你快醒來吧

今頃気付いたんだ 君のその名前がとても美しいということ

現在的我才發現 你的名字是多麼的美麗 

後面再放一次全歌詞,我是感覺像是電影一樣回放整個故事的。

請大家自由想像。

歌詞來自網路上,因為不是自己翻譯的,所以文內沒有放,給大家參考一下歌詞意思。

來源

迪普路得2013.11.07


评论(2)
热度(8)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