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大菅】菅菅的貓貓日(完)

228原地更新OVO  因為我覺得(二)寫得so ooc不忍直視

簡直就是滿足我個人慾望來著<乾

總之我只想把他完結掉這樣。而且的確寫的時候都是畫面來推動的...

所以請原諒這很像色 情漫畫的故事吧><



*222貓之日

澤村大地將醒未醒之際,似乎有什麼軟軟毛毛的東西劃過他的手,害他覺得一陣搔癢。

「唔……」他嗚咽一聲,翻了個身,那毛茸茸的物體又掃過他的脖子,他醒來,只覺得手邊似乎有什麼軟軟的發熱體。

待模糊的視線終於有了焦距,他也看清楚在他手邊的是什麼物體。

一隻貓。

「咦?」

大地起身下床,抓抓褲檔,決定先洗把臉清醒一下。

刷牙洗臉出來,那隻雪白帶著淺灰的貓仍在床上,趴在被子上休息,尾巴晃啊晃的。

「菅跑去哪啦……這貓從哪裡來的啊……」大地搔搔頭,一邊拿出手機一邊檢查是不是門窗沒關好才會有隻貓跑進來,跑進來就算了,一點也不怕人,大喇喇地躺在床上,好像當成自家一樣。

一打開手機就顯示有訊息。

「黑尾?」

『我家的研磨終於變成貓了,怎麼辦?』附圖一張。一隻配色很研磨、眼睛也很研磨的……研磨。

「啊?」這傢伙在說夢話嗎?覺得黑尾只是剛好找到一隻很像研磨的貓,大地懶得理他,趕緊打菅原的電話,卻在室內響起。

「喵~」貓叫了一聲,跳下床,跑到書桌上正在響鈴的手機旁,扒拉一下手機,又對大地叫了一聲。

「喵~」

大地用詭異的眼神看著牠。

……牠想幹嘛?

大地逃避著牠,決定先找出菅去了哪裡。

「怎麼連手機也沒帶……」他碎碎念著去玄關找鞋子,卻沒有任何一雙菅原的鞋子被穿出去,大門也沒有開過的痕跡。

「……」大地回到房間,室內拖鞋還在原地。

他又看向床,那裡有一團布。

正確來說,是菅原昨晚穿的睡衣。

他攤開衣服,菅原不可能把衣服就這麼隨意丟在床上。

他心覺詭異,難不成菅憑空消失了?

「喵~」貓跟著他走去玄關又跟著他跳上床上,牠對著衣服喵喵叫著。

大地低頭看著牠,忽然發現貓的左眼旁竟然有一顆痣。

他歪頭看牠,牠也歪歪頭。他又想起剛剛的訊息。

「……菅?」

「喵~」

「咳咳……若答案是『是』就叫一聲,『不是』就叫兩聲。」一人一貓面對面,正襟危坐。

「喵~」貓乖乖叫了一聲,用腳擦擦眼角。

……嗚挖……超可愛。大地默默地想。

但還是冷靜地繼續說「問題一:你是菅原孝支嗎?」

「喵」

「頭髮中分,白灰色頭髮的菅嗎?」

「喵」

「我都叫你菅原。」

「喵喵」

「你生日……」「你老家……」「你爸你媽……」「高中班級……」「打的位置……」

一連串問了一堆,答案都符合。

「球衣號碼是一號!」

「喵喵」

「床上位置是零號!」

「……喵喵喵喵喵!!」貓拱起背,炸毛了,跳到他身上抓他。

「哎哎、菅、別抓!你是貓!很痛!哇!」

「你真的是菅?」大地抓起貓,躺在床上,把貓舉著看牠。

「……喵」可能是鬧了一番,貓耳垂垂有些蔫地回應。

「早上起來變這樣的嗎?」大地把牠靠近了些看眼睛,瞳孔的確是菅原的瞳色。

貓、不,菅搖搖尾巴,似乎已經懶得回答。

大地起身把菅放在床上,拿出手機給他看。

「研磨也變成貓了。為什麼呢?」菅原看了會兒手機,就趴在床上,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的樣子。

大地拍了張照,也回訊息給黑尾。

反正都這樣了,也不能怎麼辦,先給菅吃點東西吧,早上起來發現自己變成貓,大概到現在都沒吃東西吧,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跟黑尾討論了一下貓的食物。

大地決定出門購物。

輕輕撫了貓背,菅原很舒服的樣子呼嚕一聲,毛軟軟又熱熱的,摸起來很柔順。

實在很難想像牠是菅。



(二)

「喵~」菅對著一櫃食物喵喵叫著,大地拍拍牠的爪子「不行,那個貓不能吃。」

菅似乎很喪氣,垂下了頭,大地知道他在想甚麼,摸摸牠的頭「放心,你會變回來的,到時候就能吃啦!」

大地挑了一些菜跟肉,決定照網路上的說法自己煮煮,現在的情況實在令人懊惱。

「啊。」「啊。」黑尾推著推車與大地不期然相遇了。

在他肩上的研磨動作敏捷地溜到他們面前,菅也跳到地上。

終於遇到同類(?)讓菅覺得欣慰多了。

『怎麼辦?我們會不會變不回去啦?』研磨舔了舔自己爪子,眨眨大眼,好像在說他對現狀也沒什麼不滿意。

分開前研磨只說了一句『明天就會變回來了。』



吃完飯菅原發出一聲呼嚕表示滿意,然後跳到大地的大腿上休息。

大地去哪裡,菅原都會跟著他,缺乏安全感似的。

雖然這樣帶給他一種成就感,但不能對話實在很糟。

菅原趴在床上,大地也趴在床上跟他對視。

「不然你咬咬我?」他說,伸出手指頭,菅原看了看它,輕咬了一下,粗糙的舌頭劃過手指,大地覺得癢癢痛痛的。

他伸出來看看它,輕輕笑道:「哎,又不是吸血鬼。」

菅原也眨了眨眼,忽然眼淚就掉出來了。大地第一次看到貓哭,眼淚骨碌碌地滑下來,跟人類幾乎沒差。

他輕輕抱起牠到懷裡,摸摸牠的頭跟頸子「別哭啦,看,你不說話我還是懂你的意思,如果換成是我變成貓,你也會一直一直養著我對吧?」

菅原摩摩大地的手背。

懷裡一股暖呼呼的物體很溫暖,大地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映入眼簾就是白花花的肉體,大地眨眨眼,菅原一絲不掛地躺在他身邊睡著了。

大地正感到一陣激動,手卻抓到個毛絨絨的物體。

菅原全身一顫驚醒,眼角都痛出淚來。

他動動頭上的貓耳(?)與大地面面相覷齊齊看向那條--確確實實從菅原身後長出來的--尾巴。

這下兩人都不知道該哭還該笑了。

總之先穿上衣服,為了尾巴怎麼放著實費了番功夫。

大地小心翼翼地摸著那毛色漂亮的尾巴,邊問道:「是……是什麼感覺?」

菅原的耳朵動了動,面色微紅。

「癢癢的、跟貓的時候不太一樣的感覺……」而且令他手腳發軟。

大地又伸手去碰他的耳朵,耳朵動了動。他沉默了一會兒,將菅原抱入懷中。

「總之……至少變回一半了吧……」他心裡是真的慶幸,這件事真的太不可思議了,但又是誰說,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世事難預料。

所以能說出來的時候,就得要把握。

「……菅,我、我喜歡你……」大地一邊說,臉邊脹紅了起來。

「……」菅原沉默了一會兒,也低聲回應「我也是。」

滾燙的脣接吻,體溫漸漸同導。

還能說話真是太好了,還能回應真是太好了……還有好多話可以說,說也說不盡。

一吻方畢,氣氛曖昧,菅原的眼睛溫潤水亮,就這麼看著他,還帶著貓耳,大地總覺得像是甚麼色情漫畫的情節一樣。

「……來睡覺了吧?說不定睡了明天就不見了。」不、他不會覺得可惜的!

「嗯。」菅原點點頭,兩人關燈睡覺。




「……大地……你的那個……嗯……。」

大地臉一紅,忙把身體退開點,不料有個毛絨絨的物體搔刮著他的手。

黑暗中,菅原輕聲道:「沒關係喔。」細若蚊鳴,如入水中,悄然無息,卻勾出心中的騷動。

夜涼如水,記得蓋被。




……總之,隔天就恢復正常了。

可喜可賀。

END


原諒我唄這幾天寫啥都卡

還有全職圈事情真多兒...

迪普路得



评论
热度(12)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