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高喬ABO】Dawn(三)

其實想把這個跟(二)合併啊,這樣看起來比較長QQ

過年完了會變得很慢,所以還是把這章發了吧

超過渡章節。

 (三)

  喬一帆回來的時候,只有高英杰注意到了。

  他像往常一樣在全隊最後面,直直地注視著舞台。

  高英杰始終擔心地看著他,安慰的話更是一句也說不出口,更遑論那些疑問了,但他--微草王牌的接班人--用什麼立場去問他呢?

  如同他過去一次次的欲言又止,他始終無能為力,話語是世界上最脆弱的東西,他顫抖著捧起心意,卻只能任他們支離破碎,散落一地,那是他字不成句的語言。

  令他更心寒的是,無人過問喬一帆為何如此做,前輩是不忍心,同輩是沒興趣,管理階層則是……不需要。

  如果他還有價值,必定會因為這個有違微草訓練方針的舉動而被斥責或是詢問,但他們沒說什麼,搞不好還會對他說嘗試新事物是不錯的挑戰。

  他們要捨棄他了。

  他打從心底湧起一股恐懼,而在此時卻跟喬一帆的視線接觸到了。

  他對他微微一笑。

  高英杰心底震撼,在此時此刻,他的朋友還能為了安慰他而露出一個微笑,縱使他什麼也無法為他做。

  回飯店的路上他們還是一起走,提議吃飯的時候,喬一帆也欣然答應,如平時一樣講話,偶爾還會笑一笑。

  就這樣到了熄燈時間,四人房裡面兩張雙人床,他跟喬一帆一起睡一張。

  同房的隊友也沒有對喬一帆說什麼,各做各的事,偶爾調笑幾句早上的明星賽或是明天可能的安排,洗過澡之後,紛紛上床睡覺了。

  喬一帆背對著高英杰側躺,高英杰偷偷看他,月光讓喬一帆周身如發光一樣。

  即使早上想開,被前輩開導,夜裡自己一人的時候,仍是脆弱得想流淚。

  此時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似乎在安慰他,令他倍感溫暖,卻也想假裝自己已經入睡 ,並不轉過身去。

  若他轉身,就會發現高英杰雖只有一隻手搭著他的肩,身體卻靠得很近。高英杰放下手,慢慢閉上眼睛,咫尺的喬一帆身上有著淡淡的沐浴香味,其實他更想抱抱他的朋友,只是他終究沒這麼做。

  後來他才知道,身為一個鈍感ALPHA的他,那是他第一次聞出他人的體味,專屬於那人身上生理性的味道。

  而他也無意識地記住這個味道,或許不該說第一次,早先他就曾經聞過,在那個失控的夜晚。

  喬一帆醒來的時候卻很尷尬,沒想到高英杰竟有這樣的睡覺習慣。

  被抱著的身體感覺到早晨男人的反應,儘管他自己也一樣,但被其他人的東西抵著實在很怪異。

  不過他又覺得自己想多了,連……的事都做了,想到這個他又有點臉紅,只不過是生理反應而已,不用太過在意吧。

  他想掙脫高英杰自己去浴室解決,他卻抱得很緊,喬一帆覺得奇怪,睡夢中的人怎麼有那麼大力氣?

  因為他的動靜高英杰發出幾聲意味不明的鼻音,鼻息撲在他頸間,讓他全身僵硬。

  早上的男人禁不起撩撥啊!喬一帆欲哭無淚。

  他只好輕輕拍高英杰的手叫喚他「英杰、英杰……」見沒有效果,他試著轉身,艱難地轉了一半,兩人的身體就已經非常靠近,他紅了臉,不知所措,因為他們下半身更是緊靠在一起。

  「英杰……高英杰!」他推推他,有些焦急了,好不容易高英杰終於有了反應,他半爭著眼,迷迷糊糊「嗯?」了一聲。

  喬一帆竟然覺得有點可愛,不過這也是他腦袋深處的念頭,一閃而逝。

  「快起床了英杰,已經很晚了喔?」高英杰翻個身,終於放開喬一帆,他發出「唔唔嗯嗯」的聲音回應他,喬一帆無奈,決定先起身洗漱。

  高英杰昨晚睡得並不好,不知道身體什麼本能在干擾他,導致他今天特別難起。

  「英杰、隊長在叫我們了喔!」喬一帆從浴室出來(他很快出來因為放棄做那件事),聽到此話高英杰立刻睜開眼睛「啊?」

  「快起床啦!」

  喬一帆在心裡笑出來,果然還是他們隊長有用!


TBC

肚子好餓喔。

&好想寫魔法師跟鬼劍士的現PARO

评论(4)
热度(21)
  1. 璩琰迪普路得 转载了此文字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