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大菅】出差

大菅出差


 『我到了,已經在吃飯,你也記得吃晚飯。大地。』手機提示音響起,菅原看著手機螢幕露出微笑。

 『知道了。你別空腹喝酒或是只喝酒。菅。』

  澤村對客人比了個抱歉的姿勢,查看短信,笑了出來。

  看著眼前酒少菜多的情景,有點無奈。

  --這可不能讓他知道啊……


   菅原看著空蕩蕩的餐桌,實在提不起做菜的興致。

  「唉……隨便買個便當吧。」

  『『沒有你在身邊的晚餐,食慾彷彿也消失無蹤。』』


  邊看節目邊吃冷掉的便當,電視的熱鬧反襯著家中的安靜。最後還是沒吃完,菅原冰起來,環顧冷清寂靜的家裡,轉身進了臥房。

  手指在發送鍵上移來移去,一句『想你』卻發不出去。

  分開不過一天而已,不是誰離不了誰,只是習慣難戒。

  他們從高中打球,大學同校,再到畢業、同居,竟然已經相伴彼此如此長的時間。

  菅原正出神發呆時,手上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他嚇了一跳放手把手機摔下床,慌慌張張地接起來:「喂?」

  「菅~我要唱歌給你聽~」是大地,聲音飄忽不定,看來喝得很醉,聽到他的聲音,菅原不自覺地勾起嘴角,但是關心地問起:「大地?你喝醉了?」

  「我~沒有~醉~啦啦啦……」說著酒醉的人典型的醉話,澤村唱起不成調的歌來。菅原聽著五音不全的歌,笑了出來,一邊用家裡電話打通飯店。

  暫時掩下手機「請問OOO房的客人已經回房了嗎?」「澤村大地先生嗎?剛剛由計程車送來,服務生已幫忙攙扶回房。」菅原道聲謝放下心來,至少不是在某個陌生街頭坐在地上大唱著歌。

  雖然不是第一次因為應酬醉酒,菅源還是略微擔心,畢竟酒醉是不好受的。

  「菅~你都沒有回應……嗝、我……」澤村隔著電話抱怨,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應該是在脫衣服。

  菅原只好也唱起歌來。

  澤村的動靜漸漸變小「……我……想你……孝支……」他說完這句,就只剩下綿長的氣息聲,應該是睡著了。

  菅原卻還不想掛斷,靜靜聽著對方的呼吸聲。

  「嗯,我也是。晚安,大地。」

  他掛了電話,翻身閉上眼,心裡安心許多,總覺得澤村就躺在他身邊睡著一樣。

  おやすみなさい


  END

發現我很常用晚安結束短篇,實在應該改改。

表達一下我自己在家的時候就真的會懶得吃飯,但是如果戀人在身邊的話,就會努力煮呢--這種感覺吧。一個人吃飯真的很討厭!

最後,喜歡偶爾才會叫「孝支」的澤村。

隔天起床應該會很懊惱唱歌的自己吧??

迪普路得


评论(2)
热度(11)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