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大菅】大地生日賀文-旭日

越寫越長又忙於是現在才發(連旭的生日都過啦!!)


新年快樂,大地生日快樂。

另此篇是原作背景,他們只是普通(?)關係


大菅 旭日


  「大地、旭,大晦日有甚麼安排嗎?」某天,菅原這麼問道。

  「嗯?是沒有甚麼特別安排……就跟往常一樣在家裡過。」

  「啊、我不行的,大晦日一定要留在家裡一起去參拜的。」旭擺了個「抱歉」的姿勢。

  「那大地可以吧?」

  「賣甚麼關子?挺神秘的。」大地笑著問。

  「你到時候就知道了。」菅原也笑了,東峰頓時覺得有種無法介入的氣場散發開來。


  *


  「歐斯--」大地遠遠看見菅原,擺了擺手,呼出的空氣都是白的。

  菅原包在一團衣服跟圍巾裡,灰色的天空跟他的髮色似是融在一塊,大地遠遠看,菅原的頭就像一顆不停發出蒸氣的包子,不由得笑了出來。

  菅原注意到他,舉了舉手打招呼。

  「你在笑什麼?」「沒事、沒事……」

  大地扛著菅原要他帶的換洗用品,他倒不著急知道目的地,懷著郊遊的心情出發,一派輕鬆。

  大多數人回家了,車站很冷清,電車上幾乎沒有人,坐了幾站,風景盡是鄉下地方一望無際的田。

  菅原坐在大地旁邊,倒是打起瞌睡。

  「喂、菅……」用肩膀頂頂他的頭,大地小聲叫喚。

  「唔?到了?」

  「怎麼是我在注意下站啊領隊!?」不禁吐嘈他,一邊還是趕緊拉著他下車。

  雖然只是鄰鎮,不過大地沒怎麼來過,只能跟著菅原走。

  走沒多久周圍的樹變多了,菅原遞給大地一個飯糰,一邊往自己嘴裡塞一個。

  「喏……」

  「伯母做的?」

  「我做的。」剛咬下去的大地僵了一下,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大地拿出水來喝,菅原說道:「你的已經不很辣了呢。」

  「吃辣的身體也會暖和喔。」

  大地無法反駁--他辣到開不了口了。

  「菅……我們在爬山嗎?」溫度可以感覺到有點降低,平常有運動的身體走上坡也可以輕鬆應付。

  「只是小山丘罷了,路很平緩的。」

  大地更好奇他們到底要去哪裡了。  

  幾個小時後太陽西沉,菅原帶路到一個小木屋。

  「幸好在太陽下山之前到了。」開啟暖爐,菅原開始脫外套。

  小木屋很乾淨溫暖,有簡易的灶爐瓦斯跟一張床,難怪菅原叫他先洗澡再來。這裡的設備雖很簡陋,但是符合最低需求。

  菅原換了棉被,大地則走到窗邊,看著橘紅色與暗藍色交織的天空。

  「這附近安全嗎?」他檢查著窗戶門鎖,並沒有生鏽的跡象。

  「認識的人住過這裡,晚上沒甚麼問題,附近居民也沒有發現危險動物過。」

  大地點點頭,果然菅原辦事很值得放心的。

  兩人並肩看著窗外的星空。

  「好漂亮--」星星很多,月亮卻不明顯。

  「比山下看到的還要漂亮許多呢。」雖然他們家裡附近幾乎都是低矮建築,但還是這裡看到的更加漂亮。

  「那顆那麼亮是什麼星星啊?」

  「哪顆?」兩人手指碰在一起,指來指去搞不清楚對方說的是什麼。

  「噗,你不知道我在說哪顆,我也不知道你在說哪顆--」菅原笑出來,覺得兩人的行為有點傻。

 「也許我們眼中的星星亮度根本不同。」

  「誒--也是。我們永遠無法知道別人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吧?」

  澤村略低頭,就能看到菅原的眼睛,彷彿映照著星空。

  『你也不知道我眼中的你,是什麼樣貌。』這麼想著,菅原突然轉過頭來,被他一看,大地彷彿一瞬間被透視想法一樣,有點尷尬。

  「嗯--對呢!只有我看得到大地頭上的字呢!」菅原笑嘻嘻道。

  「咦!?是死亡日期嗎!?」大地很配合,倒退一步露出震驚的表情。

  「不--上面寫著……我看看,『笨--蛋』,跟你現在表情很配呢!哈哈!」

  「菅!」大地裝作惱怒撲上去,菅原還在笑個不停。

  互相玩鬧一會兒,兩人撲在一起倒在地上,被地板的冰冷冷得打顫。

  菅原率先鑽進被子「明天要早起,我們得早點睡。」大地也掀開被窩躺了進去,雖然三年合宿了三次,但還沒同蓋過一條被子,兩個大男生擠在小床上伸不開手腳,並列地躺在一起,肩膀碰肩膀直挺挺地躺著。

  床頭上方還是窗戶,星光射進來,很亮,大地覺得能這樣躺著看星星,特別浪漫。  

  「最亮的星星不是北極星嗎?」菅原又看到那顆他眼中最亮的星星,閃爍閃爍著,周圍的星星都黯然失色「這邊是北邊嗎?」

  「不知道。但是不一定最亮的就是北極星喔。」大地指著天空,看著自己眼中最亮的那顆星星。「可能幾十、幾百年前,突然一顆星星爆炸了,他的光芒傳送了幾百幾千年,被我們看到,那是他最燦爛的瞬間。」

  「聽起來有點寂寞……經過幾百幾千年,他的掙扎才被我們看見嗎?」菅原迷惑地看著天空,彷彿穿過星雲,可以看到幾千幾百年前,有一顆星星孤獨地死去。

「他不是為了向別人證明什麼吧?」只有他自己明白,在他粉身碎骨,化為萬千塵粒時,他是多麼不顧一切,他是多麼願意,燃燒直至最後一刻。

每顆星星都有他的死期,每顆星星都有機會發出最炙熱的光輝,為了自己。

大地突然想到明年,離他們越來越近的大賽。

已經是三年級最後一場比賽了。

離最終的比賽已經那麼近了,無論是否是冠軍賽,總會有「最後一場」將要來臨,不一定是輸是贏,不一定是最精采,但那一定是所有人--烏野所有人,最燦爛的時刻。

「大地看不出來真是個浪漫的人。」

「咦?我看起來很不浪漫嗎?」

「至少不像會為星星說故事的人。」

大地突然有點害羞,便不再作聲。

「手好冷啊……」菅原搓搓手,忽然惡作劇地握到大地手上。

「哇!好冷!」大地嚇了一跳,抽開手,菅原鍥而不捨地追上去,大地也反擊用手冰菅原的臉頰。

兩人縮在棉被玩成一團,冷氣從棉被外滲進去,但是動來動去笑鬧的兩人反而不那麼冷了。

「菅真幼稚。」大地嘟嚷著。

「大地真的很暖和呢。--你自己也玩得很開心啊!」菅原把臉埋進棉被笑著說。

停止動作後,暖意漸漸上來,隨之睡意也襲上。

對話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入夜的山裡很安靜,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除了外面偶爾傳來的風聲。天色更暗了,星星斜射,屋子裡只有暖爐在夜裡靜靜亮著。

迷迷糊糊睡著之前,好像忘了什麼事,大地想。

『它們都來自不同時空。』眼前的星光漸漸模糊,連成一片閃光,菅原半夢未夢地想『就像不同時空……或許有不是打排球的我……或許有不曾相遇的我們……或許有天才般的我……』為自己的想像勾起嘴角,菅原漸漸睡去。


但還是在這個時空,與你們一起,是最棒的了。


大地絮亂地做著夢,他夢到自己是棒球隊的一員,大力揮棒之後揮棒落空,又夢到他們勇者要去打魔王,而大魔王是及川徹,夢到小時候的自己、上班族的自己、挫敗的自己,冠軍賽中,狂喜的自己……

『菅!我們終於成功……』他回頭,突然身邊的人全數不見,觀眾也不知所蹤,四周一片黑暗。

他愣在原地,突然陷入絕望的冰冷之中。  


大地張開眼,心臟仍在快速地跳動著,冷汗直流,他一時不清楚自己在哪裡,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流汗的原因--菅原整個人靠在他身上,似乎把他當成人形抱枕。      

他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聽到鐘聲--寺廟的鐘聲響起。

這是非常熟悉的、代表著新一年即將到來的鐘聲。

菅原突然張開眼,他自動離開大地身上,揉揉眼睛「唔……已經這個時候啦……」

沉重的鐘聲一聲一聲響著,整個山裡都是回音,大地放空著腦袋讓聲音迴盪在腦海「沒想到在這裡也聽得到……」

菅原打了個呵欠「這座山上有座寺廟,我們在山中,所以聽起來特別大聲喔。」

「大地。」菅原轉頭看向大地「生日快樂!」

大地想起自己忘記的事了。

每年都在大晦日中度過,家裡也很忙,沒有特別慶祝。

他笑著搔搔鬢角「我都忘記了呢!謝謝你,菅。」

「雖然有點偷懶,但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夜裡,菅原的眼睛圓圓亮亮的,帶著熟悉的笑容看著他。

大地覺得心裡彷彿湧出一股熱流,第一次覺得在年末生日,也是不錯的事。


「聽這個鐘聲,就讓我覺得很平靜,不是在電視裡聽到,也不是在參拜的擁擠的人潮中聽見。這座小廟,只有附近的人會來參拜,但是他還是會盡責地敲108下。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就想跟你分享。」菅原神情飛揚地說道「成為隊長以來,總是受到你的照顧,有時候……」菅原想起去年的比賽,垂下眼「應該很煩惱吧,而我們總是依賴你。」

「謝謝你,大地。」


大地別過臉,不想被看到他的紅臉。  

你又怎麼知道,你就不是我的支柱呢? 

「菅讓我好害臊啊……謝謝你。」

看著他彆扭的樣子,菅原笑出來。  

他們又靜靜地聽了一會兒鐘聲,似乎真的一下一下敲走了煩惱,迎向明天。

大地此時此刻,對明年充滿了期望。

「新年快樂,菅。」

「唔……新年……快樂……」菅原的聲音低了下去,大地側頭看他,他已經閉上眼睛。

鐘聲仍在響著,卻不影響再次睡著。

「晚安,菅。」

過去,能遇見你、跟你們,真好。未來,能跟你及你們繼續向前走,真是幸運。

鐘聲如漣漪劃開夜空,卻始終歸一,縱有萬千煩惱,也漸漸歸零,如同無數時空,卻唯獨與你在這裡。

大地再次睡著,這次,一夜無夢。


  *


約莫凌晨四點的時候,菅原睜開眼睛。

「大地、大地……」他搖醒大地,下床加熱一些罐頭湯。

他們摸黑出門,緊牽著手,以免走散。

撥開草叢,第一道晨曦射進大地眼睛的時候,他感到莫名的感動,一種最單純、最直接的感動。

他們的手忘了放開,在日出的時刻,下意識就看向菅原的側臉,心中充滿暖意。

後來想想,那就是動心的感覺吧。

「大地,新年快樂。」菅原轉過頭,衝他一笑,那是比新年第一道陽光還要溫暖的笑容。

「菅、我們一定會拿到冠軍的。」大地突然無比堅定地對他說道。

他往前看,牽著的手緊了些,神情認真地道:「我一定會帶著你、你們,前往冠軍賽的。」

看他那麼嚴肅,菅原反而笑了,手反牽回去「什麼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然後兩人開始對著山谷大喊新年快樂。

「旭--生日快樂!」雖然他聽不到。

「大地--明年也多多指教--」

這裡不是夢中,菅原就在他身邊,大家都在,不會突然消失。

「春高--我們來了--!」

小小的寺廟他們是第一個來初詣的人,兩人默默在心中說完願望,然後相視一笑。

一定會實現的,我們的願望。


因為是與你一起完成的。


END



             

有關星星,雖然不是每顆星星都會爆炸,不過就看看就好,一邊寫一邊覺得彷彿在說月島哥哥QQ

然後每次看日本敲鐘都覺得台灣那根放煙火的煙囪真是不美又花錢。

另外進入期末,不太會更新了,待期末完再說吧。OWO

迪普路得                   

评论
热度(10)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