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牛白牛】在青空之下與你並肩而行

滿OOC的 自我滿足 白布生賀




  白布又看了一眼,他已經確認過好幾次了。

  從畢業典禮的結束,到體育館的合照,再到大家分散開來,他終於發現那個人似乎要一個人走開,他連忙跟上。

  看著他的背影時,花像是被放了慢動作一樣,掉的速度更慢了,他的影子像是要融在花裡一樣,就要消失成粉色的空氣。

  『他就要走了。』

  「學長。」

  牛島回過頭,發現是白布,他微微點頭致意。

  白布的手插在口袋裡,才能很好地隱藏他的緊張,他盡量保持冷靜往牛島走去。

  「學長。」他開口前吸了一口氣,彷彿將櫻花的氣息也收入胸中那樣鼓起力氣。

  「我可以跟你要個東西嗎?」

  「什麼?」

  「那個……」他舉起手,不敢看牛島的眼睛,只是盯著他的外套,聲音剛開始有點顫抖,但很快就趨於平穩「你的第二顆鈕扣。」

  「這個?」牛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外套「好啊。」

  白布倒是被他的異常乾脆嚇到了。

  他會不會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呢?

  不,不知道才好吧……。

  「真的,可以嗎?」他又問了一次。

  「嗯,你需要的吧?是鈕釦掉了嗎?不過這個要怎麼拿起來啊?」

  白布有點想笑,卻克制著嘴角,他靠近牛島,拿出一把小剪刀,低頭弄著。

  牛島看著他的頭頂一會兒,才發覺有點太久了,他看了看腳邊的土地。

  「白布。」

  「是。」

  「成為主將後,就不能哭了啊。」

  「是。」

  他回答得又響亮又大聲。

  「不管怎樣都不能哭。」

  白布抬起頭來,用袖子抹了抹眼角,發紅的眼角看著他。

  他挺起胸,道:「我沒有哭!」

  牛島說:「很好。」

  「……謝謝你的鈕扣,學長。」白布說完,轉身跑走了。

  牛島看著他的背影,心想:他會縫扣子嗎?

  

  「啊、若利,沒想到也有人跟你要這個啊?」牛島折回去其他畢業生在的地方,立刻被天童揶揄了。

  山形說:「膽子真大~哪裡的女生?等等、這代表你有女朋友了?什麼啊--我竟然比若利還要慢!」

  牛島的表情很疑惑。「女朋友?我沒有女朋友啊。」

  眾人的討論聲安靜了一秒。

  大平首先開口:「那個、若利,你不知道第二顆鈕扣的意思嗎?」

  「我以為他掉了鈕扣。」

  天童:「嗚哇--我開始同情那個女生了。」

  瀨見:「你還是老樣子令人火大啊,若利。」

  「跟你要第二顆鈕扣,就是喜歡你的意思啊。」

  「是告白喔~告白。」

  那是牛島若利無法理解的情感,他想了半天,卻仍是搞不清楚。

  周圍的人尊敬他、敬畏他、視他為對手、視他為同伴……但從來沒有人「喜歡」過他。

  白布果然是個奇怪的人,他心想。

  就像他常常被叫成怪人,他想,或許白布那樣子就是所謂的「怪人」吧。

  就像別人看他一樣,他們都是怪人。

  啊、或許還可以加上烏野的那個小子。

  呵呵,他不自覺笑了起來。

  *

  「若利,學弟他們的畢業式,要去嗎?」

  「好。」

  這一年來,他仍然不斷地勤於練習,後輩們的比賽,他都有去看,偶爾也會回去下場打一打兼指導。

  不過他並沒有發現--

  「你好像變高了。」

  白布笑了笑,表情溫和得像風「前輩。」

  似乎有哪裡不一樣了。

  他伸出手彎了彎「不過還是不夠壯。」又側頭看著牛島「也還是不夠高。」

  牛島看著五色正在哭,想起了身邊這個人曾經的模樣。

  
  「前輩!」

  臨走之前,牛島被白布叫住了。

  他停了下來,回頭看他。

  「……那個。」他伸出手,拳頭握著。

  「可以收下這個嗎?」

  牛島接下來,是一顆鈕扣。

  「……以前,跟你要了這個,真的很冒昧,謝謝你。」

  牛島沉默地盯著它。

  「比賽的時候,我都帶在身上……現在,可以還給你了。」

  「……白布。」

  白布一直低著頭講話,聽見牛島叫他,他抬起頭。

  「你的鈕扣呢?」

  他看見牛島的視線,正對著他的外套。

  少了一顆鈕扣的外套。

  他的臉紅了,半晌說不出話來。

  「對不起。」他盯著地上推積的花,血氣衝上腦袋「其實--其實那是我的。」

  「因為想把學長的偷偷收起來,所以說謊了,對不起。」

  「……那我收下了。」牛島把鈕扣放進口袋裡,轉身繼續走。

  白布的心臟跳得飛快,又有些氣憤。

  他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就這樣帶走了。

  他明明已經打算忘記的,原本想要還給他就終止的。

  看著他的背影,他試著像一年前一樣,鼓起勇氣。

  「學長,你知道第二顆鈕扣的意思嗎?」

  牛島頓住了腳步,微微側過頭。

  「嗯,知道了。」

  白布愣在原地,繼續看著他越走越遠,心臟卻跳得越來越快。

  可惡。

  忍了一年沒有流下的淚水,突然流了下來,流進嘴裡,有鹹鹹的味道,風吹來,又被風帶走。

  他用袖子擦了擦,邁步跟上那個人。

  牛島看他跟上來,沒有說話,只是繼續往前走。

  

  白布抬起頭,可以看見藍藍的天空,他們一直走到校門外。

  

  終於--終於能夠與你並肩而行。

  

  END

  

  相處一段時間後的兩人……

  「學長知道喜歡是什麼嗎?」

  「就像喜歡排球一樣。」

  「……。」

  「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

  
  

  *

  白布生日快樂~其實本來就覺得白牛好吃~不過大概就是因為是迷弟所以還是可以在下面的那種感覺吧。(白布:.......)

不過大概無差吧,反正我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了,沒差啦反正又沒啥咪同好就讓我想寫啥就寫啥吧(淚~)

沒有~糧~痛扣~TT

其實意識到只有白布能當隊長後覺得有點懵(白布:......)


BGM:andymori-青い空

  

  

  

  

  

  

  

  

  

  

  

  

评论(12)
热度(43)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