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岩及】末班車

題目來源:每周六十分
好久沒寫請輕拍。總之是上了大學分隔幾站的設定。



 

「氣消了沒?」熱呼呼的飲料還冒著煙,被遞到了眼前。

及川抬起頭來「小岩……」眼尾下垂,彷彿要哭的表情。「好冷……」

「快喝啊!」岩泉受不了地喊。

「可是握著很溫暖嘛……」及川說完,還是低頭喝了一口。

「唉……。」岩泉嘆了口氣,坐在及川旁邊,也喝起自己的熱飲。

坐在這裡太久,手指都凍僵了。

送及川來車站的路上,他們又吵了個不大不小的架。

兩人都不想說話,就坐在車站的板凳上,一人一邊,生著悶氣。

──直到岩泉冷得受不了。

「好了喝完你就走吧,這個時間應該要到末班車了吧……」岩泉抬起頭四處尋找車站的顯示器「末班車是……」

「小岩,末班車已經開走囉。」

「已經開走了啊……等等、欸──」岩泉咧開嘴,不可置信地看著及川。

及川的臉依舊是那個欠揍臉。

「已經,開走,啦。」而且他還復述了一遍。

「應該是在小岩去買可可的時候吧……所以沒有聽到。」

所以你聽到了卻沒上車!!岩泉在心裡怒吼,火氣燒得他都不冷了。

「小岩。」

「幹嘛──」他轉頭,卻有一個熱呼呼的物體靠來,貼了一下嘴脣。

「其實我早就不生氣了。」他退開後,笑瞇瞇道。

「只是一邊在想你甚麼時候才跟我說話,一邊想等到少一點人,末班車的時候,就可以親你了……」

「結果車子開來了,但你不在,我又不能自己走了,這樣就沒跟你說掰掰──小岩?」及川突然發現傾訴對象早已站起身來逕自走了。

「還廢話什麼,不就去我家過夜嗎?不然你睡車站吧。」岩泉的背影走遠,飄來一段話。

「不要~~等我啦小岩~」

及川幾步就跟上岩泉,心情很好地說:「早知道這樣一開始就答應我嘛,也不用在這裡坐那麼久啦,噢!」岩泉舉起腳踢了一下及川的小腿肚。

他瞪了一眼及川「明天你還不是要早起。」

「嗯~?」及川裝作沒聽到,吹了幾聲口哨歌,走快了幾步。

岩泉趿著鞋,插著口袋,看及川的背影,心想:還聽你解釋做什麼?反正你一開始,就沒打算回去。

他為自己的戰敗氣悶,誰叫自己要在車站陪他那麼久呢?

其實,也只不過是,不想說再見而已。

岩泉加快了腳步,迎頭走入寒夜之中,呼出的氣息卻是熱的。

「厚臉皮川走慢點。」

「偏不~」

「……」

 


 

END

 

 

 

「小岩,小泉,小一。」

「幹嘛啦?很噁心。」

「呿……」及川將下巴擱在桌子上的手背上。

「及川徹。」

「呵呵。」不知道為甚麼,及川笑開了臉。

就是覺得很開心。                                                                 



BGM:黒木渚「ふざけんな世界、ふざけろよ」

评论(11)
热度(59)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