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白→牛】致執念的妄念的虛念的你。

白布→牛島,自我解釋角色流

CWT42無料釋出

 

  「這樣你滿足了嗎?」他看見另一個自己說。

 

  他聽見自己「嗬嗬」的呼吸聲,縈繞在耳邊,他跑著,抬動兩條腿,乳酸堆積,若是眼前感到模糊,那是腦袋缺氧的表現。

  他張開嘴像魚一樣呼吸,有時又閉上嘴,復又張開,如此反覆,簡直像一條離水的魚。跑遠的那個背影糊成一片紫色的殘影,他很習慣看見這個人時攫住呼吸的自然反應,就如同此時遍布他胸腔的窒息感覺。

  川西跑在他身邊,同樣喘著道:「……我們是追不上牛島學長的……」

  他總是跑在最前頭,遠遠拋下其他人一大段路程,白布覺得迎面而來的風吹得眼角有些酸,他屏住呼吸,將雜念擰成最簡單的意念--追上他。

  就如同那個時候他下的決心:進入白鳥澤,打最強的排球。

 

  「你還真的說考上就考上啊。」放榜通知出來之後,中學的隊友這麼對他說。

  他清楚自己是多麼固執的人,若是下了決定,便是一根筋到底難以扭轉。

  排球也是,最簡單、最有效率的,便是得分。

  他知道他是羨慕牛島那樣的,因為他自己並不是。沒有那樣的力量,也沒有那樣的天生優勢。

  但他有他的方式打他想打的排球。

 

  「瀨見,你在看什麼?」大平走過來問道,瀨見朝著前方點點頭。

  「那是……一年級,白布?」

  「嗯,現在在讓每個舉球手輪流舉給若利練習配合。」

  「白布怎麼樣了嗎?」

  瀨見的手抵在下巴,若有所思地盯著場內,那裡正無聲地進行練習,只有球拍打至地面的聲音從未間斷。

  「我見過剛入學的時候他的打法,以前沒聽過這個人,打法也很普通。」

  大平不由自主也觀察起來,但畢竟位置不同,瀨見能看見比他還要多的東西。

  「那現在呢?有進步?還是更糟了?」

  「不……更普通了。」

  「啊?」

  瀨見沒有再說話,只是當時隱隱在心中成形的想法,之後卻成了真。

  白布在二年級的時候被選為正選。

 

  當瀨見被問起的時候,他說:「部外的人或許會感到驚訝,不過,本來就沒有誰是不可以被取代的。」

  在高手雲集的白鳥澤,他們注重每個人的單體素質,許多人本來就是體育特長生,最後他們也會繼續往這條路走下去。

  高中排球,終究是他們的一個過程。

 

  「但他不是,他本來就是考進來的,身高也不高,也沒有其他優勢。」瀨見交叉著手,正在觀看他們的練習。

  「你還真是直接……」大平笑了笑,突然憶起曾幾何時他們也這樣在一旁觀察,或許瀨見那個時候就已經看出什麼不同了。

  「但是我之前就覺得很奇怪了……」瀨見說「太安靜了。」

  「嗯?你說白布嗎?」

  「嗯,你看他們兩個同時在場上,彷彿有兩個若利一樣。」

  瀨見知道自己就不一樣,除了身為舉球員的習於指揮的習慣,一開始他與牛島配合並不是那麼順利的。

  因為牛島是個氣人又不太講話的人,更像牛一樣固執,一根筋認到底,說不轉就不轉,只要是他認定的目的,便絲毫不懷疑地往前,亦好亦壞的性格。

  原本他很難理解他的思考邏輯,後來待得久了,才漸漸明白他的思路。

  就算是及川那樣的舉球員,能夠將各式各樣的球員為自己所用,但在球場上,他是主導,將所有的安排縝密地化為實質。

  雖然牛島三番兩次邀請過及川,但從來不是為了他自己。

  他只是自信於白鳥澤的強大,而需要一個將其連起來的線。

  但及川並不一定適合於他,瀨見自己也是。

  他們或許信任王牌,卻更信任自己的判斷。

  瀨見隱隱約約明白了,教練所說「不需要太強意識的舉球」是什麼樣子。

  在那之後,新的隊伍參加過許多次比賽,無論輸贏,瀨見從沒有見過白布不同的表情,高興、難過、低潮,通通都沒有,他也不需要開導後輩的功夫。

  「你是為了什麼打排球的呢?」他有了疑問,也忍不住問出口。

  白布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會兒「……為了贏啊。」

  再理所當然不過的答案。

  瀨見後來想,或許那份相似於牛島的冷靜,就是他唯一的優勢。

  就憑如此,他也能情願擔任關鍵發球員的位置。

  畢竟,有些事是他做不到的。

 

  他在跑步,他聽見自己的喘息,隨著時間越拖越長,快要呼吸不過來。

  選為正選的二年級球員,是他與川西。

  川西那時候有些愣,道:「沒想到這時就被選上……」

  白布低著頭,瀏海垂下來,他心想,瀏海太長了,他還有空這麼想。

  他的眼睛裡閃爍著,川西隱隱聽到他道:「還是太短了。」

  只有一年,太短了。

  他聽不見風聲,只有自己的呼吸聲,還有前方的背影。

  心臟快跳出喉嚨了,他想吐。

  他或許搖搖欲墜,但他也像被曳著繩索的馬兒,他不由自主地向前、向前、向前。

 

  他終於站在與他一樣的地方,他們腳踩著土壤,他像是乘鷲一樣飛起。

  在打排球的時候,他享受著自己幾近於失控的樣子。或許他總能把握許多事情,將不確定的因素控制在手裡,但唯有打排球,能令他興奮,而超越自己的掌控。

  學長對他說,要好好利用牛島學長。

  他明白,只是,要如何拒絕這個人?

  若是他呼喚著球,他便忍不住投向他的方向。

  他想聽到那樣子的歡呼聲,他想聽到那重重的打擊聲,他想聽到球彈在地面,彈出了很遠的聲音。

  而他知道只有這個人能做到。

  只有他能做到那樣的單純、直接而強大,他只要全心全意,全力地推出指尖上的球。

  不去考慮體能的極限,不去考慮適不適合、恰不恰當,僅僅因為他的呼喊,他便有全心全意信任他的權利。

  他對著鏡子剪瀏海,一刀下去,斜斜地滑落。

  他看見自己,對自己道:「你要將你的執念擅自加諸於別人身上嗎?」

  像是雙手的鐐銬,在他奔跑時,聽得見鐵圈拖在地上的聲音,一連串綿延不絕。

  隔著鏡子是虛幻的自己,他在心中將它打碎成一片片,他從指縫中窺伺,每一片都在看著自己。

  就算千千萬萬次捫心自問,他依然如故。

 

  他知道太短了,在戛然而止的瞬間。

  但也足夠了,否則他將跨出界線。

  因為一切都將要滿出來了。

  春高結束後的某日,川西看見白布自己一個人在體育館練習,他並沒有打斷他。

  在三年級離開的此刻,他必須擔當大任沒錯。

  五色還不成熟,白布或許要付出相當大的力氣,在舉球上也不像之前而需要他作出更多指示。

  但他們都不是不可以被取代的,緊追而來的腳步聲猶然在後。

  或許除了牛島學長吧,畢竟在實力堅強的白鳥澤,牛島也是無庸置疑的突出。

  他只看了一會兒,然後安靜地離開,只剩下體育館內吱喳摩擦的聲音。

 

  「這樣你滿足了嗎?」他看見自己說,在球場的另一邊。

  他發球,打向他,卻無法打中。

  於是他終於停下,在回聲杳然之際,他說:「不、不滿足。」

  聲音漸漸大了起來,他提高了音量。

  「不滿足。」彷彿聽見空氣碎裂的聲音,在他四周,散落一地。

  他依然是那個冷靜的他,將心臟修剪成整齊的形狀,冷冷對望。

  不滿足他又能如何呢。

  對那個虛妄的自己,說再見的時候到了。

  他終於能做回自己。

  他應該高興,在他不長未來也不打算延續的排球生涯中,他實現了自己的諾言。

  那些他執意妄為的願望。

  身上的枷鎖終於鏗鏘落地,他站在原地,卻仍然缺氧。

  白鷲在頭頂盤據,牠畢竟是優雅的生物,不會冒然啃食他的遺體--他的另一個皮囊。

  他仍然看著他,彷彿腳踏土壤,四周長出了森林,他跑了許久,終於停了下來,環顧四邊,不見人影。

  彷彿從未呼吸過如此冰冷的空氣,在長長的夢境中驚醒。

  他要漸漸被掩埋了,風沙一層、一層蓋上,只剩眼睛仍倉皇地睜著。

  他又低低說:「再見,再見。」

 

  執念的妄念的虛念的你。

 

  他轉身而走,從哪裡聽見長長的鳥嘯聲。

  「吁--」

  他不再回頭。

 

                                     End

 

以下是可看可不看的後記

 

是我功夫不到,所以總覺得無法完全傳達出想寫的......看連載的時候,覺得白布是為了達成目標可以不顧一切的人,畢竟為此他連「很有存在感的快攻」都可以捨棄,只當他「最光芒內斂的舉球員」。

而牛島的自我中心讓我覺得他們倆是很相像的人,同樣固執也很自我,只不過牛島的目光看得很遠,白布卻是看著他的背影……這樣的感覺。

反正就是牛島這種人怎麼會開竅談戀愛所以只能BE這樣。

然後白布其實就算察覺也會當作沒這回事只是腦袋缺了氧於是無法有進展而BE。

欸所以歡迎各位同好來找我聊他們HE可能性的腦洞不然我只有悲劇腦QQ

即使是這樣還是希望大家吃我的安利....)想太多。

另外BGM:魔鬼中的天使、笑忘書

评论(3)
热度(52)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