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大菅】你 和 你

鼻血落在他的白色襯衫上,刺眼得嚇人。

 

 

 

澤村先用手遮住,菅原則手忙腳亂地找紙巾。

 

「怎、怎麼會這樣……」突如其來的事變讓菅原有些無措,慌忙遞給澤村紙巾,血看起來很多,觸目驚心,染滿了一整張紙。

 

當事人澤村卻笑笑,或許也是為了安撫菅原。

 

「大概血氣太旺盛了吧。」澤村看了看他們倆的現狀,處於一觸即發的邊緣硬生生煞了車。

 

菅原笑著揶揄他「你太興奮囉?」卻看見澤村微紅的臉頰,他瞥瞥對方頹靡的下身,雙眼巡了一圈回去正對上澤村的眼睛,裏頭帶著歉意。

 

「……嚇到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菅原自己箭在弦上,卻也不是不能忍下來。

 

他正要一口氣收回所有旖旎氣氛,撇乾淨所有衝動,鼻子還塞著衛生紙的澤村拉住他的手腕,他的手那樣地燙。

 

他迎上他的目光,飽含著盈盈的光芒,似乎化為實質將他包圍起來,於是他匆匆看了一眼,禁不住笑了。

 

「你就不怕血氣再上湧?」雖然這麼說,但心臟已經加速跳動起來。

 

澤村捏著他的手心鎮定地答:「沒關係,血液都往下流了。」

 

菅原覺得握著的手濕濕黏黏,恰如此時的空氣,膠著躁動的貼著皮膚,他彷彿聽見自己的微血管爆開的聲音,體溫都升高了一度。

 

他將自己藏入對方懷中,卻是為了躲開讓他們都情不自禁的眼神,鼻間熟悉的味道又安撫了他,他閉著眼睛,是他包圍著他。

 

是大地。

 

心跳一下下都在說著:喜歡、喜歡、喜歡……

 

菅原稍稍退了開來,澤村坐著,他跪著,於是他可以低頭盯著他,兩手緊緊握著誰也不放開。

 

逆著光的菅原笑了笑,令澤村有些目眩。

 

他彎下來,在他耳邊道:「那你別動。」

 

這樣一句,彷彿咒語一般將他牢牢定住了。

 

或許因此在奔流的快意中他仍能維繫住彼此,即使他們衝進了慾望深深的海裡,他們依然能從對方嘴裡攫取最後一絲呼吸。

 

擁抱著,緊緊擁抱著,指尖抓取的肌肉線條只專屬於自己──因而興奮,因而欲罷不能。

 

結束後,他們數著彼此的呼吸聲依偎在一起。

 

「還流血嗎?」

 

「不流了。」

 

下半身的血也隨著精液流走了,澤村心想。

 

「啊。」

 

「怎麼了?」

 

 

 

菅原碰碰他的鼻頭淺淺地笑,像海豚。

 

 

 

「沒事。」

 

 

 

「只是想起還沒有親親你。」

 

 

 

澤村再也按捺不住嘴邊的笑了,當然對於他,他沒幾次按捺得住的。

 

 

 

然後他們嘴脣碰嘴脣,再看看誰先忍不住加深──

 

 

 

然後──

 

 

 

TBC...

 


 

大地生日快樂

 


 

還有大家 新年快樂。

 


 

LOF的第一百篇文。

评论(6)
热度(36)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