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CWT41無料,感謝拿走他的各位,為了推廣,很努力寫得甜一點。




一打開門就看見前輩在聞我的圍巾怎麼辦?

 

誠如標題,赤葦心中像是翻倒了一整籃排球,砰砰砰砰地滑過地面,但他面沉如水,波瀾不驚。

「木葉前輩?」

「唔咦──」對話目標發出奇怪的聲音後,手忙腳亂地想拆開圍在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卻完全打不開,整個人化作驚嚇過度的貓頭鷹。

赤葦想幫他的忙,才踏出一步就被高聲制止。

「你你你你你不要過來!」

赤葦滿臉寫著『又不是要強暴你』,無奈地停在原地。

木葉獨自奮鬥了一會兒,小小的社辦兩廂沉默。

「赤葦,救救我──」許久,木葉從圍巾裡發出微弱的呼救。

赤葦嘆了一口氣,迅速地將他解救出來。

木葉猶沉浸在羞恥之中,不敢看赤葦。

心中不停地跑著人生的跑馬燈:『被發現了被發現了被發現了……』

怎麼辦呢?

木葉感覺得到赤葦的靠近,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

「既然那麼冷的話,就借給前輩吧。」

木葉抓著重新圍好的圍巾邊緣,熱氣鎖在裏頭直衝面頰而來。

「不愧是赤葦,女子力很高。」

「前輩才是吧。」

「啊?等、等等,你居然給我繫了個蝴蝶結。」看著木葉誇張的語氣,赤葦忍不住笑了出來。

「很適合啊。」赤葦拿起書包率先走向門口。

「才不適合!」木葉在他背後吵吵嚷嚷。

赤葦在門前停下,木葉沒有注意到一頭撞上。

「噢!!幹嘛啦赤葦!」

赤葦沉默了幾秒,才道:「……真的有那麼喜歡?」

木葉聽到了,卻花了一點時間消化,然後他漲紅臉,方才還微涼的空氣變得熱氣騰騰,圍巾上屬於赤葦的味道似乎更濃烈了,他像是正在蒸發的一縷空氣。

他惱羞成怒地推著赤葦出了社辦「──才沒有。」

騙人的。赤葦知道。

被這樣一心一意地喜歡,他也是頭一次。

他不禁每每質疑這樣的情感是否只是種浪費。

於是他也問了出口。

原本與他並肩而行的木葉停了下來,在冬天的冷空氣裡,他的臉色與呼出的空氣一樣白。

「赤葦。」他單手拉開了圍巾的蝴蝶結,這次不再手忙腳亂,很快就鬆開了。

「你這樣,會被討厭的喔。」他微笑著說,然後慢慢地將圍巾繞在赤葦的脖子上,沒有打出花俏的結,只是單純地繞起一圈。

「讓前輩教教你受歡迎的方法吧。」說完,木葉猛地往下一拉,赤葦的頭無法抗拒地低下來,額頭上飛快貼過某種溫度。

赤葦回神過來的時候,只看見木葉的背影。

身體先於腦袋行動,他追上木葉拉住他,順著反作用力轉過來的木葉的臉,像冬天裡的一顆蘋果。

他有點好奇,那種感覺是什麼。

看著木葉,他想,那應該是很特別的情感,才會讓他執著吧。

「木葉前輩。」

「啊?」木葉在赤葦的眼神中很想逃走,卻深陷於他織出的藍色的網子,細密地、溫柔地。

他想,他的眼睛真好看。

「我們在一起吧。」

從來都是直球的後輩,話語透過空氣射來,還帶著咻咻破空的聲響。

上一秒他才被捕獲,下一秒他已經束手就擒。

不愧是夜行性猛禽。

面對這個人,即使走入的是陷阱他也不畏懼吧。

真是無藥可救了。

木葉眨眨眼,道:「好啊。」

 

然後冬天的初雪下在他的鼻頭上,漸漸融化成一灘水。

他笑得像個傻子。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喜歡你,你不如問問為什麼會下雪。

就像水低溫到底會凝結;高溫到頭會蒸發。

那一切自然而然,都不是我說了算。

 


评论(2)
热度(34)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