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赤この】星となりて,逢はむそれまで

警告:夏天裡的怪談風味。

Longing for your touch

赤←木葉而後赤-><—木葉的故事。





 

他們在人群中與其他人失散了。

 

「都是木兔前輩走太快了。」赤葦說。

 

他四處張望,上一刻還在吵鬧的部員們彷彿被人潮吞噬了般,完全不見蹤影,只有走在最後的他與木葉被留了下來。

 

赤葦皺著眉看錶,不時被洶湧的人撞到肩膀。

 

煙火大會就要開始了,手機要不信號不好、要不打不通,看來是無法會合了,人群都在向前移動,這種情況下要找到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連他們兩個都快要被人沖散,木葉驀地抓住赤葦的手,赤葦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著走。

 

「我想到一個地方,跟我來。」他說。

 

兩人的背影消失在黑幽幽的樹林裡,人潮很快地填滿了他們的空缺,一點也不留他們的痕跡。

 

「木葉前輩?」赤葦有些遲疑地喊著,實在不知道木葉會將他帶到哪裡。

 

即使煙火大會很擠,但也沒人想要貿然進來樹林裡的,因為實在太黑了,月光都透不進來。

 

但赤葦的眼瞳裡反射著木葉的背影,他的奶油色頭髮閃著閃著晃成一片光的殘影。

 

遠方彷彿傳來了貓頭鷹的叫聲,「咕咕咕──」。

 

沒過多久,赤葦的眼前突然亮了起來,他一時不適應,瞇起了雙眼。

                       

樹林裡竟然有一片空地,中間有著一間破舊的、廢棄的小神社。

 

「就是這裡了。」木葉開心地道,放開了赤葦的手。

 

赤葦卻覺得奇怪「前輩怎麼會知道這種地方?」

 

木葉沒有回答他,指著神社一旁的竹子說:「看,這邊也可以掛短冊喔。」

 

心裡想著聽人說話啊,赤葦還是將之前拿到的細長的紙片拿出來。

 

要寫什麼呢,他想了想。

 

「星となりて,逢はむそれまで……」在月光不甚明亮的照耀下,他們連自己寫的字都看不清楚,赤葦只聽見木葉低聲的語尾。

 

『不要憶起,』赤葦下意識地在心裡接著,恍然發現夏季就要過了。

 

秋天的風彷彿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吹來,搖動他們掛上的短冊,發出聲音來。

 

「讓我看看你寫什麼。」木葉仰著頭,風一吹,紙片不停地旋轉,木葉努力抓住上頭的隻字片語,忽然失笑。

 

「哈哈哈!什麼啊。」

 

兩張一樣的七夕願望上,都寫著「全國第一」。

 

「還以為能騙到你呢。」木葉的語氣裡不無遺憾。

 

「什麼?你說短歌嗎?我不覺得木葉前輩是那麼風雅的人啊。」

 

「欸──我在你心中是這樣的啊。」木葉沒有生氣,只是笑意盈盈地看了他一眼。

 

「畢竟,需要變成星星相逢的,是牛郎織女吧,啊,煙火。」木葉的眼睛裡已經開始盛放煙花,赤葦也抬起頭。

 

「砰!砰!」煙火非常大聲,在夜空中彷彿是無數的星星一齊爆炸了一般。

 

「吶、赤葦。」

 

「嗯?」

 

赤葦被他吻上的時候,耳邊的煙火轟鳴著,他的心卻像光年之外的恆星爆炸一樣,無聲地動盪。

 

他卻過分,帶著狐狸面具仰著頭親他。

 

直到他們分開,煙火還沒有結束。

 

「你是誰?」赤葦的聲音冷冷的。

 

他推上面具,露出一雙細長的眼,笑了起來,似真的木葉又不似。

 

「被發現了?不愧是他喜歡的人。」

 

赤葦的心因為『喜歡的人』這句話而稍微動搖。

 

他搖搖頭「不……只是很奇怪罷了。」

 

「大概……」他有些遲疑地道「我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了解他吧。」

 

『木葉』似乎很高興,抓著長長的袖子逕自轉著圈。

 

赤葦只是冷靜地看著他「不管你是什麼,快從木葉前輩身體裡出去。」

 

『他』停下來張開手,正好站在廢棄的神社前面『歡迎──來到我的家!』

 

就連赤葦也沒辦法不驚訝,臉上的表情凍結了一瞬。

 

『其實大部分都還是他自己本人啊,我只是給他加了點暗示,比如這邊怎麼來,不過他想著親你的時候,我想了想,就幫他實現願望吧。』

 

赤葦突然覺得臉有些熱,不過他覺得應該先專注在眼前的狀況。

 

「您是神明嗎?」

 

煙火停止了,周遭寂靜下來,『木葉』站在那裡,好像閃著白光一樣。

 

『啊呀也不算什麼神明啦,就只是有個棲身之所的妖精罷了。』他歪著頭,用著滑稽而帶著古調的語言道。

 

『不過呢。』他轉頭看著小小的神社『我今天就要走了。』

 

『很久很久以前來看我的人,已經很久沒來了,我維持不下去神格啦,就要變作星星了。』

 

『不過,』他語調一轉『大概那個人早就先一步去銀河彼岸等我了吧?』

 

『這麼一想,』他彎起兩隻眼睛,就像真正的狐狸那般。『我就迫不及待化成風了呢。』

 

赤葦突然發現他周身的光芒黯淡下來,『木葉』低頭看了看自己『啊、時間快到了。』

 

『百般無聊的我,想在你們人類祭典這天做點什麼,正好聽見了這副身體心中的願望而已。』

 

『年輕的人類啊,你們何其幸運唷,有我狐狸大人幫你們實現願望。』他舉起袖子,遮住嘴角呵呵笑了起來。

 

光散去的速度更快了一些,忽然一陣風吹來,赤葦再張開眼,只有木葉倒在地上。

 

『不用等到化成星星再相逢,少年啊,你可知我多麼羨慕你?』

 

『再見了,少年。』

 

隱隱約約從風聲中聽見了聲音,像是一場夢。

 

木葉張開眼,從地上坐起來「赤葦?」他看看四周「這是哪裡?」

 

對未知環境畏懼的他本能地靠近赤葦。

 

赤葦忽然笑了起來,只可惜在黑暗中木葉看不見。

 

「走吧。」他抓住木葉的手,朝「人間」走去。

 

「欸?!」木葉因為那隻手而心煩意亂,腦子幾乎打成結。

 

「赤葦,發、發生什麼事了嗎?」他故作鎮定試圖道。

 

他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木葉一頭霧水地望著他。

 

他勾起嘴角「嗯,你要負責喔,前輩。」

 

「啊?!」

 

初吻的代價可是很沉重的。

 

END

 


星となりて,逢はむそれまで,思ひ出でな,一つふすまに,聞きし秋の聲。——出自與謝野晶子


另外這首「それ終に,夢にはあらぬ,そら語り,中のともしび,いつ君きえし。」(也是同作者),送給狐狸kamisama,雖是個配角,我還挺喜歡他的。


七夕快樂,不小心把他們兩人以外的事情寫多了,其實不喜歡這樣模糊焦點,但有時候也不能控制自己,原本寫著普通的傻白甜但完全不順利,今天一次把這裡寫完,卻無比順暢。

噯、我也無法。

之前想買一本萬葉集,卻未尋得善本,看來只能看原文了。

迪普路得


评论(1)
热度(12)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