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松花】只有YES的回答

「吶、松,在我的生日過後半個月,又在你的生日前兩個星期,不覺得非常巧合嗎?」掛著眼鏡,看似漫不經心的粉紅頭髮男子突然說。

「花,直說情人節不就好了?」松川有些無奈地說。

「是!對!就是情人節!」他撐起下巴,翹起嘴角露出笑,瞇著的眼看著松川好像在等待答案。

松川看了花卷一眼,又回過頭做自己的事「……我已經訂好餐廳了。」言下竟是沒有懷疑過花卷的時間,好像充滿了自信並不會有所變故。

雖然花卷並沒有說,但松川偶爾流露出來的強勢一面,他是喜歡的,更不如說他也喜歡就這麼順著他走,這是他的特權。

只有他能這麼做,只有松川。

於是他笑得燦爛,露出一個早知如此的表情說道:「該說真不愧是松呢。」


花卷坐下,盯著餐桌上的花。

「……你把我當女孩子啊?」

松川已經跟著入座,黑色眼眸平靜無波。

「我只是想找一朵能與你的名字相襯的花。」

花卷失笑,微微瞇了瞇眼道:「那接下來是不是該送上戒指了?」

「……那麼你願意嗎?」

花卷從容的笑容第一次有些改變,在不清楚松川的意圖之下他只是歪著頭做出思考的姿勢,開口還是玩笑的語氣「那是不是該看你的誠意囉?」

松川拿出一個盒子,花卷的世界漸漸歸於寂靜,耳邊只剩那個人輕柔而雋永的話語。

「我找不到可以與你的名字相襯的花,但如果說能與你相襯的人的話,你面前這個人覺得如何?值得考慮嗎?」黑色的眼光與嘴角露出溫柔的笑意,他這麼問。

花卷笑出來,卻覺得眼角是濕潤的。

他還沒有回答,不過他心想。

別這麼說、別這麼說,松。

除了你,還能是誰呢?



勉強滑壘,短小。截稿在情人節前後真是太恐怖了,只能用半小時擠)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在趕稿呢(笑)

评论(2)
热度(23)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