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リエやく】Trick or treat

   據說萬聖節不給糖就要搗蛋。

  「好——今天的練習結束。」黑尾拍拍手,隊員們就齊聲喊道:「謝謝教練!」

  這是音駒排球部每日的場景,只是今天在收拾場地之後,大家知道還不用離開。

  「咳咳、那麼——我宣布萬聖節(暨灰羽利耶夫同學生日)活動開始,拍手~」部室此起彼落地胡亂拍手一陣,灰羽在一旁說道:「我的生日只是順便的嗎……」

  研磨移開看著掌中遊樂器的視線抬起頭,看著海信行正笑咪咪拿出南瓜派「反正大家還不是為了海學長的南瓜派才辦萬聖節活動……」雖然這麼說,他的眼神卻發著光。

  「這可不能這麼說!學長的南瓜派真是世界第一好吃!」山本已經一手一個派大口開始吃起來,含糊不清地大讚道。

  既然是活動,每個人都帶了不同食物來互相分享,部室嘈雜了起來,充滿了拆開包裝的塑膠袋聲音。

  灰羽瞥向坐在一旁的夜久,直看得他忍不住轉過頭,皺起眉毛,說道:「……怎麼了?」

  「學長……」灰羽睜著漂亮的眼瞳期盼地看著夜久,夜久被看得冷汗涔涔,只好道:「好啦……生日快樂。」

  「那禮物呢!」灰羽立刻大聲道,被夜久拍了頭喝斥「別得寸進尺啊!」

  灰羽抱著頭可憐兮兮地看著夜久「那……」他湊近夜久的耳邊「夜久學長……」又更近了一點「我可以……」聲音埋沒在橘髮之中,眾人都各自說著話,沒人注意到夜久的臉猛然漲紅。

  然後灰羽的大叫聲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喂夜久!你怎麼可以擅自開始啊!」黑尾抱怨,灰羽臉上的奶油正在掉落。
  
  「我、一時、手快!!」夜久黑著臉,咬牙切齒道,既然他開了第一炮,其他人也不客氣地開始玩鬧起來。

  研磨在一旁旁觀著,看見黑尾看他,他小聲嘟嚷道:「阿黑還是小孩子嗎?」

  黑尾聞言笑了笑,說:「以後都沒機會這樣玩了嘛,這叫促進隊員感情——我希望你們的感情能一直都很好。」

  研磨沉默了一會兒,只道:「……愛操心。」轉身跑去加入欺負灰羽的行列中了。

  

  「……是因為我是一年級嗎?」灰羽掛著奶油與夜久並肩走著,委屈地道。雖然玩得開心但總不能這樣回家,夜久領著他去洗漱。

  夜久看他這副慘樣,也是可憐,笑著說:「那是因為大家知道你玩得開,我們一年級的時候跟學長們感情可差的呢。」

  「欸——我跟學長,感情很好吧?」灰羽興沖沖地看著夜久,夜久噎到似地頓了頓,看向旁邊「……嗯。」

  什麼意思呢?是指他跟我們?還是我?夜久有些窘迫地想。

  「我啊,生日在萬聖節前一天,所以小時候過生日都被打扮成各種鬼怪,吶、我有綠色的眼睛嘛!扮起來很嚇人喔!」灰羽指著自己的眼睛,在月光下咧開嘴。

  夜久笑了起來「上次阿姨有給我看照片,很可愛啊。」

  「欸?!為什麼媽媽要給學長看那個?被可愛的學長說可愛一點也不開心。」灰羽一臉大受打擊。

  「你欠揍嗎?」夜久抬腳踢了一下灰羽的屁股「……現在還真的一點都不可愛。」尤其是身高。

  「啊啊學長之前文化祭班上是鬼屋吧?學長一點都不恐怖啊!說起來那到底是什麼?」

  夜久感到又被三言兩語挑起了火,怒道:「哪會不恐怖!」他拉起為了擦身體帶的白色長毛巾,披到頭上兩隻手拉著合攏起來,只剩頭露在外面「是床單怪!」

  灰羽停下了腳步,夜久不明所以自動跟著停了下來,他鬆開手,感到氣氛尷尬,熱度從背脊攀爬而上停駐在臉頰。

  他剛剛做了什麼!?他心裡反省。

  「吶學長,那個你知道嗎?」月光下臉色本來就白的灰羽的臉,更加透明,像能看到血管似的,淺淺的紅。

  「什麼?」

  灰羽伸手擦了擦臉頰上的奶油,然後突然湊近,夜久被嚇了一跳卻來不及後退。

  他彎著腰,抵著他的額頭,眼睛對著眼睛。

  「萬聖節的那個,trick or treat。」綠眼閃爍著光芒,氣息交織在咫尺之間。

  夜久感到冰涼的手指碰上嘴,抹上油膩的奶油。

  他低語:「學長再不回答,我就要對你惡作劇了喔。」

  

  他空空的雙手,一顆糖果也沒有,只有嘴脣上,甜得發膩的奶油味。

  

  END


リエ生日快樂+萬聖節快樂。改了幾次,很老梗,我盡力了O<-<


评论(4)
热度(26)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