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松花】步道



最近校園裡流行一件很奇怪的事。

學校有一處健康步道,上面佈滿了磨圓的鵝卵石,是讓人按摩腳用的,身體越差的人光腳踩在上面越會禁不住「啊啊」叫起來。

及川、岩泉、松川跟花卷今天午餐就目擊了告白一幕。

那個男孩子在眾人圍觀下,脫下鞋襪,顫顫巍巍踩上石頭墊,他漲紅著臉,豁出去般一邊走著一邊向另一端的女孩子大聲告白。

他緊閉著眼,滿身大汗地喊著。
「我喜歡你啊!」
女孩則是紅著臉,一臉想要立刻逃跑但又因為他的告白而高興,只能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看他一步步走來,然後伸出手。

旁觀的人鼓譟著,女孩也伸出手,他們兩手交握,歡呼聲在女孩也脫下鞋子的時候達到頂點,然後他們兩個一起再走了一遍鵝卵石步道,一路上他們走得歪歪斜斜,卻因為拉著的手而取得了平衡,他們大笑著,眼角流出不知道是痛出來還是歡喜的淚水,最後他們在少年少女們的尖叫與口哨聲中互相擁抱。

「小岩我們也去玩好不好~比誰最能忍耐不發出聲音~」目睹全程後,及川說。
「啊?你白癡嗎?」
「小岩那麼愛裝一定不會發出聲音的。」
「你說誰!?是說這樣你不是輸定了嗎?」
「那也沒關係啊~輸給小岩~」
「就說你是白癡了。」

『真是青春哪。』花卷看著遠方想,群眾漸漸散了,兩位主角也牽手離開,他咬著吸管上下搖了搖,眼角餘光在觸碰到另一人投來的眼神時又離開了。
「怎麼了?」松川問。
「沒事。」他撐著頰,回答,樹蔭在他臉上搖了搖。

放學的時候花卷看見了松川,遠遠招手,他們相隔的正好就是中午那條步道。

他還沒對松川走到步道另一端做出反應,他已經彎下腰開始脫鞋,露出襪子,運動少年的襪子總是臭,花卷曾經多次惡作劇逗弄松川,松川會笑笑不置可否,但他知道松川身上有股清爽的味道,就算隔著那麼遠他也記得。

松川連襪子也脫了,塞進鞋裡,就拎著兩隻鞋,施施然走過來,他掛著從容的笑容,讓花卷的無奈也漸漸帶上笑意。

「傻子。」

秋風習習,夕陽透過枝翳將他們都染上了秋意。

他終於到達彼方,花卷笑著說:「松的身體很好啊。」

他頓了一會兒,看向因為步道而變得更高的松川的臉:「這不公平,松。」

松川笑笑,說:「沒關係。」

無論是什麼樣的路,只要是通向你的就好。


於是他們牽著手在一閃一閃的鵝卵石上漫步,裸足。

「花的身體不好啊。」松川說。

花卷擦擦汗,看著松川的額頭也閃著汗珠,反脣相譏道:「松才是,忍得很辛苦吧。」他瞇起眼,在橙紅的影子中側著頭咧開嘴:「要不要給你補償啊?」

那句「喜歡」最後融化在微涼的脣畔。

那是他們第三個秋天了。

十八歲的秋天,也許誰都在尋找那個可以共度顛簸、一起笑淚的人。

他不用找,那個人自己循來了。

END 

「要是你惹我生氣,就揹著我踩步道。」

「欸——」




BGM:好き-西野カナ



受人泉湧只能點滴以報......就是個腦洞,好蘇...慢慢來><(?)

评论(15)
热度(50)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