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赤←この】make a wish

木葉秋紀2014生日快...樂....(遲疑)

撒鹽預警。




 
 
生日願望可以許三個。 
 
世界和平。 
 
家人健康。 
 
—— 
 
「你要輸出這張照片?」「嗯。做大海報。」「嗯……這樣解析度可能不夠,你有辦法拿到原始檔案嗎?這應該是用不錯的相機,原始檔案很大,輸出成海報才不會模糊。」 
「沒關係,這只是私人使用。」 
「你不在意就好,那請過幾天後再來拿。」 
「謝謝。」 
 
店門的鈴聲叮鈴叮鈴響了,金髮男子走了出來。 
 
看不看得清楚,不是很重要,那些都只是光影、以及模模糊糊的印象。 
 
印象本該是模糊不清的。 
 
所以木葉秋紀也不太記得,喜歡的起點在哪裡,回憶起來,總是體育館的光以及味道。 
 
在空蕩蕩的體育館裡,他跳起、然後扣球,光將他的身影映在地板上,在投射到他的眼裡。 
 
然後就彷彿鑲嵌其上。 
 
可能是好奇、然後變得在意。 
 
什麼時候開始已抽不了身? 
 
他想捏死心頭上的小螞蟻,他們卻好似永無止盡地冒出。 
 
微微地癢、微微地刺,嚙咬著他讓他無法忽視。 
 
算了吧,他決定無視,就這麼忍著。 
 
「喂?」金色陽光投射下來,照亮他的側臉,他的髮變得透明,像是要與懸浮塵粒一同散在空中。 
 
然後他整個人就不見了。 
 
「喔——嗯……好吧。」他拿下電話,轉身就走入街角的陰影之中,背對陽光的臉說是憂鬱,又更像茫然。 
 
女友只用一通電話跟他分手。 
 
他不知做何反應,好似還反應不及,又或許是他習於接受。 
 
「你如果不付出,就永遠什麼也無法獲得。」她最後這麼說,她很好,他們是從朋友變成情人。在變回朋友的同時,她認真地勸說。 
 
他懂她的意思,也感謝她,他們還會是朋友。 
 
但他又該如何述說,他那只是一種模糊印象的感情。 
 
他的朋友很多,旁人經常說,說他跟任何人都能交好,但只有那個人說,他只是隨和過了頭。 
 
是了,他有一雙安靜的雙眼,像什麼都能了然於心。 
 
嘿,為何不直接看穿我?木葉抬起手覆蓋在額頭上,吊著眼往上看。 
 
就算再怎麼聰明,他也沒有義務要明瞭他的什麼。 
 
終究無人知曉。 
 
陽光刺得他眨了幾次眼,他還是有點傷心的。 
 
單身公寓有些雜亂,但沒有到凌亂的程度,就是一個男子單身公寓該有的樣子,他低下頭脫下鞋,灰綠色風衣上的繩子跟著垂下來,他一手拿著包裹以及信件,單腳站著像下一秒就要跌倒了。 
 
拆包裹的時候他笑了,拿出手機傳訊息。 
 
手機很快就震動了。 
 
『FROM:小見。那麼快就收到啦?反正你生日也有女友陪,我就送禮物聊表心意。』 
 
『FROM:木葉。我剛剛才分手。』 
 
『FROM:小見。你真是混帳。……需要作陪嗎?』 
 
『FROM:木葉。我已經找到下一個了。』 
 
『FROM:小見。你的右手嗎?放心,我也是可愛的五指陪伴我二十幾年,別太傷心。』 
 
木葉忍不住笑了起來。 
 
其實他差點忘了,生日這回事,原來女友在他生日前夕跟他分手了嗎? 
 
想想她也不是全然原諒他嘛。 
 
『你以為我們忘記了嗎?』木葉被噴得一臉彩帶的時候非常錯愕,木兔拽下他的脖子,小見大力搓著他的頭。 
 
『上禮拜……才慶祝過笨蛋木兔的生日嘛。』他微微露出苦笑,他是真的沒想到的。 
 
『喂喂……十八歲只有一次啊!』木兔大聲喧嚷。 
 
他抬起頭就能看見喧鬧的眾人之外,赤葦站在那裡。 
 
他的眼神一如往常。 
 
後來小見跟他說,雖然他記得,但是畢竟木兔生日是他跟木葉一起策畫的,只他一人也想不出什麼新主意。赤葦卻好似看穿他的煩惱,對他說:『還是一起慶祝吧,一起去吃飯也好。』 
 
『木葉前輩是怕寂寞的人。』 
 
『你很怕寂寞喔!』小見大笑著用力拍木葉的背。 
 
木葉大聲笑出來『才不會!怎麼可能!』 
 
事實上只剩他一個人的時候他哭了出來。 
 
他像是一直在深不見底的黑洞中高速墜落,雙手雙腳都在奮力掙扎,最後他放棄了,看著越來越遠的天空,張開手,等著背脊震碎的那天。 
 
後來,他不只交過一個女朋友,但都很快地結束了。 
 
他於是想,難不成他喜歡男人嗎? 
 
但又好像不一樣,跟其他人、甚至他更早喜歡過的人,都不一樣。 
 
這只是他深陷其中的證據吧,才以為自己抽不開身。 
 
越不想在意越難以忘記,即使在最後,他們始終是普通的前後輩關係。 
 
畢業之後也再無聯絡。 
 
他們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其他人也忙碌著,他也不會看見他們就總想起他。 
 
他以為會漸漸淡忘,卻在某天半夜醒來,睜著酸澀的雙眼查看他的消息。 
 
那個人喜歡上了攝影,總是放著照片。 
 
偶爾也會有排球場的一隅、排球比賽的捕捉,他後來還是一直在打球。 
 
他看著他去不同地方旅行,看來他都是獨自前往,非常充實、非常忙碌。 
 
而他仍蜷縮原地。 
 
只是默默地看著他看見的世界。 
 
很漂亮、很遼闊。 
 
他卻不拍自己,他會拍許多人,但不常拍自己。 
 
木葉覺得這樣也好。 
 
但後來他偶爾會看見他的臉,是專注的側臉,凝視著小小觀景窗,又或者是打排球的身影,偶爾他會看向鏡頭,好像不反對,任由他拍。 
 
他們的對話也隨著照片一起出現,似乎是社團的學妹,他們在社群網站對話,大部分是學妹說,赤葦簡單地回應,或是回答她的問題。 
 
他不認識的,大概也是社團或大學的人偶爾會起鬨起來,赤葦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後來……後來木葉也不知道了。 
 
他決定去洗出他最喜歡的那張,赤葦說他花了整夜等待拍的星空。 
 
裡面有一個偶然拍進去的他的背影。 
 
木葉把它放大,貼在牆壁上。 
 
全部都是模糊的,變成格狀的糊狀色塊。 
 
他不在乎,有時候,看得太清楚反而不是好事。 
 
如果靠得很近,那就無法對焦。 
 
離得很遠看起來是好的就好了。 
 
他的感情就像印象派,那些糊成一團,厚重油彩的顏色混在一起,遠看才勉強有了輪廓。 
 
而他是就近作畫的畫家,永遠處於失焦的朦朧之中。 
 
那天他還是拒絕了小見的好意,謊稱已經與大學同學有約,他該慶幸雖然他們同為好友,卻並不敏銳。 
 
他為自己買了蛋糕,點起蠟燭,燭火安靜地搖曳,然後他打了電話。 
 
「喂?」接起來的聲音有些倉促。「木葉前輩?」 
 
突然接到曾經的社團前輩電話,大概很莫名其妙吧,木葉這麼想著忍不住輕笑出來。 
 
「啊!是赤葦啊!抱歉我打錯了!」他聲音應該沒有顫抖吧? 
 
「這樣啊……啊、今天是木葉前輩的生日對吧?生日快樂。」 
 
聲音透過電話傳來,明明變了質,像是從另一個次元、另一個宇宙傳來。 
 
他總是什麼都做得很好,細心體貼的後輩,剛剛好的禮貌、剛剛好的距離,不會讓人陌生,也不會太過靠近。 
 
他什麼都看得很清楚。 
 
不像他是一個傻瓜。 
 
「啊~你還記得啊!謝謝!你的記憶力真好!」 
 
「這種程度還好的。前輩的住址是什麼?我給你寄個禮物。」他的聲線很平淡,有些冷,但節拍卻是剛好的程度,木葉也曾聽過他拔高聲音說話,只是現在他似乎又更沉穩了。 
 
「哈哈!你對前輩太好了吧!這樣我會忍不住厚起臉皮喔!」 
 
木葉出神盯著燭火,看它閃爍著,一瞬之間似要熄滅。 
 
他像做夢一樣開口:「這樣吧,你不是有在拍照嗎?我跟你要一張照片這樣就好了。」 
 
赤葦似乎有點遲疑,電話那頭出現了一些雜音,好像有高亢的聲音正在講話「前輩知道啊?謝謝你不嫌棄,你有特別喜歡的嗎?我寄給你吧。」 
 
「有啊有啊就是那張——」 
 
電話那頭沒了聲音後,木葉還是等了一會兒才放下,四周沒有一點聲音,連燈光也關了,隱約有窗外透過來的月亮,但最亮的是不停燃燒的燭火,蠟淚全部滴下來,堆在腳邊,侵蝕了一小塊蛋糕,不能吃了。 
 
他慢慢交叉雙手,頭埋了進去,眼底還有燭火的殘光,在眼睛深處跳躍。 
 
眼淚的溫度本來就很燙。 
 
「笨蛋……不是知道我怕寂寞嗎?」聲音模糊成一團,就像無法走直線的喝醉的人,最後兜起了圈子。 
 
本就不代表什麼。 
 
他決定要一張很美很美的照片,所有細節都看得清清楚楚。 
 
包括他的背影。 
 
然後把它封存起來。 
 
* 
 
生日可以許三個願望。 
 
世界和平。 
 
家人健康。 
 
——不再喜歡你。 
 
END
 


赤葦現在有兩個選擇

→木葉前輩怪怪的,去找他。→HE?

→雖然有點奇怪但應該還好吧?→BE。

不知為何就喜歡上赤葦攝影這設定了,可能還會再用也說不定.......


生日寫這種真不詳,上次不是說想寫木葉先喜歡上...的結果怎麼想都是BE。

秋紀對不起  這邊有補償的糖  雷都寫在第一句了←

我、我以後都會寫糖啦。・゚・(つд`゚)・゚・


/

偷渡:

莫內的蓮近看永遠也看不清,晚年也與白內障相關。

他追求的是瞬間,但那片刻就這樣動起來了。

那蓮在閃爍、光點與陰影。


评论
热度(18)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