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大菅日常】#12-4



*大菅夫婦日常12題企劃

 *#4  看書



        他們會各自做各自的事,在同一個空間裡。

        漸漸地已經是習慣。

        如果房子再大一點就太空曠,再小一點就太擁擠。

        這樣子,這邊零散地堆著澤村的CD,那邊放著菅原的美國影集,也許有塵封的吉他,也有幾株觀賞植物、成堆的書籍、話講到一半放下的水。

        然後再放上兩個人。

        剛好是生活的形狀。

        凌亂到剛好的程度,就還能找到自己的東西,偶爾將對方的物品歸位,不小心好奇起來,查看了一下午,回神過來發現四周一片狼藉。

        他們就是這樣在一起。

        不一定每個人都像他們一樣,而他們有他們的方式,那是一種默契。

 

        「在看什麼?」菅原低下頭,剛洗完澡的熱氣帶著清澈的味道,澤村稍稍偏了偏頭,視線卻沒離開正在看的書。

        「最近長官迷上了葡萄酒,他熱情地推薦我,但我一竅不通……」光聽聲音菅原就猜得出他眉間有幾波皺褶,澤村翻開的頁數上,正在為入門者解說基礎知識。

        他看向桌上的酒,澤村繼續道:「這是他送我的酒……唔,我正在想怎麼喝。」旁邊擺了三種杯子,規格不一。

        菅原知道,澤村屬於那種會看完使用說明書的人種。

        忽然之間,視線昏暗。

        「不先試試盲飲嗎?」他的聲音似一種邀請。

        直到冰冷杯口碰觸嘴脣,澤村方知是真真正正地盲飲,他眼前仍被菅原的手遮掩,初入口中的味道刺激而酸澀,他無法抱怨菅原有些粗魯的動作,因為他被大腿上的觸感分去了心,另一個人的體重附加上來,他被壓制住了,動彈不得。

        沿著嘴角滴落的汁液,被另一雙脣吮去,他一點一點留下痕跡,拾級而上,直到探索至脣,然後他們交換舌尖,漸漸地不酸了,在反覆攪弄混合中,變成彼此的味道,酒水早已吞嚥,喉嚨卻乾渴起來。

        他摟著他的腰,進行葡萄酒的初級知識。

        是波爾多亦或伯根地的形狀?嗯……軟木塞上的香氣,是醞釀許久,未曾開瓶的良飲,不等醒酒就品嘗的話,會被他的苦澀嗆到嗎?

        但他等不及了,等不及了。

        試圖搖晃,只是連他都一起暈眩。他會漸漸醒過來嗎?如他漸熱的體溫。最後看看他的顏色,嗯,看不透、他是飽滿的成色。

        他屬於哪一株葡萄?又在什麼時節採收?他曾結過冰霜嗎?從什麼樣的土地生長?濃嗆的單寧衝入口中,只怪他太急躁,但他用舌尖徹底去感覺,木桶、果實、香料……啊,其實他猜不透他。

        他挪開他的手掌,只想好好看看他,讓他們看著彼此。

        原來不似他的聲音一樣鎮定,是因為主動的行為而感到害羞嗎?

        就像吞入口中後湧起的香氣,原來他是這個模樣,遠比想像中美好,事實上他還沒有真正品嘗。

        菅原的手環住澤村的脖頸,而澤村埋在他的頸首,髮與耳的分際。

        他們不需要太多言語,他們只要專注彼此。

        他是本不必閱讀的書,就像剛開始,他們也不知道彼此的模樣。

        如盲飲。

        所有使用說明都緩緩了然於心,注入生活裡,融合一起。

        愛與被愛本就是一場摸索,沒有答案。

        玫瑰紫的液體殘留脣上,他以舌尖描繪,它就一點一點滲透,彷彿拓印於脣紋之上,而他們都沾染了一樣的顏色,像是醉了。

        他便是他的那瓶酒,那個年份,那份剛好的經年。

        他會慢慢地、悠長地品味,就像他們滋潤已久發酵的溫醇感情。

        「讓我嚐嚐你的風土*吧。」他低聲說。


END


*Terroir:風土條件

其他用語未用原文(覺得太裝),譯名各地若有些許差異請別太在意。


沒甚麼在看書更像抱抱或者標題應該是酒的一篇,呵呵...)萬年跑題的我)。

大菅中途生日921快樂!!這日子有個2有個1真剛好)淚(跟病友在那邊算老半天wwwww擅自決定是大菅結婚日了!!!))結婚誌喜!!!!)迷妹

還剛好是動畫完結!!嗚嗚求第二季!



BGM:Feels Like the End

评论(4)
热度(20)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