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リエやく】夜久2014生誕快樂

夜久大一.リエ高二



花火



  夜久衛輔遠遠地就看到那特別高出一等的灰髮,在燈光的照耀下染上溫暖的橙色,變得柔和起來。

  『煙火大會跟夜久前輩約好了哦!在入口等你!』收到了這樣自說自話的LINE。

  「別自己決定啊……」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只好做起了準備,利耶夫這傢伙,來個已讀不回。

  發送信件也未果。

  想著要不要乾脆跟他說自己不能去呢……腦中冒出那人孤身長立等待他的背影,夜久只好放棄。

  這樣的行為到底是撒嬌還是任性呢?

  究竟是歸於對後輩的縱容,亦或是因為他是利耶夫?

  若他一次次退後,終究會被困在他那雙長臂之內吧。

  他已經感覺到那個底線——那道牆,悄悄來到身後。

  啊……傻子,終究是他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蓋起那壁牆。

  灰羽一下子就看見人群中夜久顯眼的髮「夜——久——前輩~!」

  「太大聲了啦!」他抬腿輕輕踢了他小腳一下,因為灰羽的聲音周遭都望了過來。

  194公分的身高,從剛剛就一直遭人注目。

  「夜久前輩你為什麼沒有穿浴衣啊?」綠眼閃爍著,好像頗為失望地問。

  「啊?太麻煩了。是說你也沒穿啊。」

  「欸~我想看夜久前輩穿啊~很想看很想看啊~」

  「沒.有。」夜久加大音量強調,兩手插進口袋,起步往前走。

  那人只要一步就能追上他,自然而然地拉起他的手。

  「喂……」夜久想抽開,卻被緊緊握著。

  「這邊那麼多人,如果跟夜久前輩失散我會很困擾,你那麼小一隻——啊!不要踹我屁股啦!」

  若夜久被人群淹沒,那也是一剎那的事,灰羽緊攥手掌,掌心包覆住夜久整隻手,他不想找不到他,不希望他就這樣消失——為此,他會一直注視著他,牢牢緊握。

  夜久用力握緊了拳又放鬆下來,手心沁出了一層淺淺的汗。

  利耶夫——他如此顯眼,想要忽略也做不到,就算遮住了眼他也能感覺到,透過手穿透而來的他的視線——明明他只要躲起來就可以了,但是他禁不住的吧,那人一遍一遍地喊著他的名字,他還是忍不住回過頭。

  「夜久前輩不要走失喔。」灰羽興奮地拉著他大步往前走,他也只能跌跌撞撞地勉強跟上。
  夜久覺得自己像牽了一隻大型犬出來散步,一絲貓科動物的優雅也不存,雖然他們本就是野貓一類。
  煙火開始施放了,層層疊疊的火光漸次綻放,留在眼底的成像尚未散去,下一發煙火已迫不及待佔位「咻——碰——!」

  灰羽興奮地驚呼著,夜久看著他被照亮的側臉,嘴角不由得彎起。

  而他們的手仍牽著。

  「啊!夜久前輩!那個好厲害!」突然他一邊大喊一邊指著什麼,夜久順著他手指方向只能踮起腳尖看,視野所及只有一層一層的人牆。


  「什麼?」夜久狐疑道。

  「那個!就是那個啊!啊~我抱你起來看好了!」灰羽很焦急,突然語出驚人,夜久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舉了起來「啊——什麼!欸放我下來!!」

  那一瞬間,夜久的影子籠罩了灰羽全身,從他身前迸裂出來的燦爛花火像是他發出的光芒一樣,映在灰羽的眼中。

  走在他前方、引領著他、如此嬌小而又高大的夜久前輩。

  灰羽把他舉高了一會兒,在頭暈目眩當中夜久也沒瞧見什麼就又被放了下來,從後方緊緊地被擁抱著。

  他奇異於他的沉默,就沒有急著掙扎,而是舉起手摸摸肩側垂下來的淺色髮絲,用眼角餘光看著他「怎麼了?利耶夫?」

  夜久的味道充斥鼻翼,灰羽攬住他就像攬住一個世界。

  真好,他可以一手包覆,將他拘於懷中。

  「沒什麼。」他瞇著眼笑了,夜久莫名其妙地看著他,見他笑得像孩子一樣,他也勾起了嘴角。

  即使只有一瞬間,他從194公分的高度,看見了他眼中的世界。

  回家的時候仍然是牽著手回家的,儘管夜久心裡幾番掙扎,但他也不想否認此刻時光的美好。

  雖然已經被他一次又一次地打亂,但他還是想粉飾出具有餘裕的樣貌。

  畢竟他是前輩嘛。

  「夜久前輩,生日快樂。」

  「原來你記得啊。」

  「這樣可以讓我實現願望嗎?」

  「笨蛋,我是壽星應該是你幫我實現願望吧!」
  「這樣喔……」像是耳朵垂了下來,很失望的樣子。但夜久只想吐槽他。

  「這樣今天夜久前輩說什麼,我都會去做喔!」白皙的臉上朝氣地綻放笑容,夜久看著笑了。

  但我會要求你什麼呢?

  如果叫你不要來,你就會止步嗎?夜久垂下眼瞼看著兩人長長的影子在地上不停被歪曲——又回歸完整,如內心一瞬間膨脹的陰暗思想。

  「但其實啊……如果是夜久前輩,不是生日願望,我也會去實現的,啊接球三百個就算了……」

  「這個的話你現在已經不用練習了吧。」已經可以做得很好了。

  「哈哈是嗎!」他摸摸後腦杓,很高興的樣子。

  「別得意忘形啊,基礎訓練還是要做。」

  「欸——但已經沒有人督促我啦~」灰羽交叉兩手墊在腦袋,因此無防備地遭到小腿攻擊。

  知道隨之而來的是熟悉的、一點兒也不疼的小小報復,所以他才說了這種話。

  他只是喜歡夜久前輩而已。

  即使他已經可以做得很好,可以成為王牌一樣的角色。

  但教他這些的還是那個人。

  在微妙的平衡中又歸於平靜,雖然總是在危木上行走,但好歹也總是直視前方,其實他們,都是喜愛刺激的人。

  「今天讓我過夜吧。」在門口的時候灰羽氣勢恢弘地大喊,立刻被夜久遮住了嘴巴看看左鄰右舍迅速關上了門。

  「你幹嘛?」

  「怕你不答應。」

  夜久仰望著他瞪了他一眼,轉身不搭理他。

  「我保證什麼都不會做!」灰羽又說,卻見夜久轉過來,滿臉得意「我又沒有這麼說。」

  「欸——那還是……」「不行。」「夜~久~」「你自己說出口啦。」

  其實今天他不開口,他也會叫他留下來的,但是把它留在心裡讓他異常愉快。

  蓋上棉被之後,靠過來的溫度,夜久已經習慣了。

  但是總像要被埋起來般快要窒息了。

  「夜久……」夜久閉著眼,假裝沒發現他的騷動。

  灰羽摸著夜久柔軟髮絲靠近耳朵輕輕磨蹭「……忍不住了。」

  「……睡了。」

  「唔~」他發出小聲的不滿的抗議,更加用力地抱緊他。

  「喂……」

  「只是摸一摸。」無論是這個背、腰、臀,或是後頸,大腿、小腿。他抱在懷裡,是他的。

  令人憐愛的、小巧的夜久前輩。

  不過這個不能說出口。

  「……夠了吧!」夜久睜開眼抓住灰羽的手,兩人都泛起紅暈的臉頰就打了個照面。

  於是他湊過去親了一口。

  「忍不住了。」他又說了一次,抓住夜久的手按在床上。

  抓住他了。

END

終於連TAG都不用打了)?

終於寫了音駒,第一次寫了音駒……。

小小的夜久好可愛啊(衝撞) ))被揍飛

寫得比預計還要長,有點驚訝。

順帶一提這幾天是仙台七夕祭,所以這篇就當作沒有寫的七夕賀文吧)混

所以他們是去看祭典花火的<

從六月開始的幫每個人物寫慶生大概到此要先停了,青根、作並等不會寫,並不是沒CP而是寫太多啦XDDD  這對是我第九對了天啊OTZ  我自認沒辦法駕馭那麼多人的,所以還是適可而止吧。

雖然リエ是獅子,但夜久也是獅子哇。下次想寫這樣的感覺。

夜久生日快樂。



评论(5)
热度(31)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