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餘溫】青城篇

餘溫/短系列/青城篇/及岩及.金國.松花

合在一起因為每篇都不長><


 及岩及/ 
 
「小岩?小岩?睡著啦?」 
不過被你的大嗓門吵醒了,趴在桌上的岩泉一心想。 
 
「欸這樣睡會感冒的啊!」岩泉感到背上一陣溫暖,及川把外套披在他身上,猶有溫度,是及川的外套嗎? 
 
「不能感冒啊,我們的王牌。」熱氣拂過耳邊,岩泉感覺汗毛都豎了起來。及川在他耳邊說話。 
 
他絕對是故意的!岩泉想要跳起來揍他的時候,那在身邊的存在感與溫度迅速褪去,岩泉坐起身來,外套滑落肩膀,他只看到及川從教室走出去的背影。 
 
「啊~夏天披什麼外套啊!熱死了!」他扯下外套。 
 
還有薄荷味!?噁心川! 
 
及川徹回教室的時候看到的是這樣的景象——岩泉一把外套揉成一團趴在上頭,睡得嘴巴都張開了。 
 
「小岩!你怎麼能滴口水到我外套上!小岩!」 
 
END 
 



 金國/ 
 
國見英很怕冷。 
 
他一面縮著脖子一面前進,因為冷風撲面而痛苦地皺著臉。鼻子凍得通紅,每次呼吸都會呼出一團白氣。 
 
忘了戴圍巾真是太慘了,他能感到所有裸露在外面的皮膚都是冰的,鼻子快要掉下來,他擤擤鼻。 
 
「國見!」 
啊、是辣韭。他在心裡道,太冷了不想開口。 
金田一走上來跟著他腳步「你怎麼了?」好像比平常更節能? 
 
「……冷。」國見極小聲地應聲,金田一側耳才聽清楚。 
 
「啊、你沒戴圍巾啊?」金田一發現了同伴與平時不同的地方,平常就塌塌的頭髮顯得更沒精神了。 
 
倒是臉紅得很。 
 
國見突然感到一陣溫暖圍繞脖子,驚嚇之餘已經來不及了。 
 
「你、你、幹嘛!」他退開一大步,眼睛嚇得睜圓了。 
 
他搔了搔因為冷天而凍紅的側臉,笑得瞇起眼「我體溫很高啊,給你戴、欸?國見?」國見突然加快了腳步,只是圍巾仍掛在脖間。 
 
熱得燙人的體溫,國見埋在圍巾裡心想。 
 
都是辣韭味。 
 
「喂~國~見~」「吵死了!」 
 
END 



 松花/ 
 
自動販賣機咕嚕咕嚕掉下來熱飲,松川接住之後拋向花卷。 
 
兩人並肩前進,不約而同握緊了飲料取暖。 
 
只是溫度很快就消退了,指尖一點一點又染上冷意。 
 
花卷斜眼看了松川手上的飲料一眼,突然想捉弄他。 
 
「松——」 
 
「嗯?」 
 
「我想喝你那種口味。」 
 
「噗哧。」松川笑了出來。 
 
「幹嘛?」花卷有些莫名。 
 
松川遞給花卷「沒、猜到你會這樣,買了你會喜歡的口味了。」 
 
花卷接過尚有餘溫的鐵罐,貼在臉頰上,像要灼傷一樣的溫度。 
 
太溫暖了。 
 
「誰會喜歡水蜜桃麻糬啊!?」 
 
「欸?那你幹嘛跟我換?」 
 
「……!!」 
 
END 
 

突然地想寫各式各樣的餘溫...青城好多喔就乾脆單發一篇,應該還有一篇就沒了...。 終於寫了松花雖然很短><"


评论(10)
热度(50)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