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菅大】生日賀禮

菅大

菅大

菅大


R18注意,就只是為了菅的生日願望(???)拜託不要被吞...所以大家不要按喜歡?其實我也不知道?<



*大學已交往+同居


  「今天謝謝你們!」菅原舉起手,跟大家告別,一面說。

 

  「壽星說什麼啊!」

  「前輩太客氣了!」

  「生日快樂唷!」

  「再見!」

 

  日向正準備轉身「咦?菅前輩跟大地前輩同一個方向啊?」

  月島走得比他快一些,他淡淡飄來一句話「他們畢業之後就同居了啊。」

  「啊?」日向大為驚訝。

  東峰在一旁聽了不禁苦笑『同居聽起來真令人誤會啊。』

 

  實際上就是住在一起而已,只不過回家的時候,自然而然牽起了手。

  涼夏微風拂面而來,吸入口都是清新的空氣,格外舒爽。

  菅原看著路燈下他們的影子,從前面漸漸凝聚成一點,又拉長,只是手與手間拉成一座橋,始終牽在一起。

  「大地,謝謝。」

  「啊?幹嘛突然……」

  「是你一一通知他們來的吧。」

  大地不好意思地搔搔側臉。「也沒什麼啦,是大家很熱情……怎麼了?」菅原笑瞇瞇地看著他「沒事。」

  過一會兒還是發出了意義不明的笑聲「咈咈咈~」

  被奇怪的笑聲逗笑,大地忍俊不禁也笑了出來。

  沒有行人的路上,只有兩人的笑聲迴盪,沒有雲的夜空中,月亮悄悄露出側臉,似乎也微笑著看著他們。

 

  一回到家,菅原反手關上門,拉著大地就吻了上去。

  被抵在門板上親,大地也欣然接受戀人偶爾的強勢。

  只是這手似乎有點心急……大地一把抓住正要拉開他皮帶的手,滿臉黑線。

  菅原看著他的眼睛好像閃爍著什麼話,熠熠如星,大地真想假裝看不懂。

  菅原緊緊抱著他,手沿著背脊伸入衣服,又纏綿地吻住他,缺氧讓大地暈呼呼地,懶得阻止他——事實上他被摸得也有了感覺。

  跌跌撞撞走進房裡,兩人的衣服也脫得差不多了,菅原一邊喘氣,慢慢摸向大地的屁股,大地看著他。

  菅原盯著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嘴道:「可以嗎?」

  被他的動作撩撥,大地放棄般躺下。

  生日啊生日……唉。他翻了個身,做出任人魚肉的樣子。

  大地的背很好看,蜜色的肌肉分布均勻,起伏著凹凸溝壑,菅原吞了吞口水,伏在他背上在肩膀咬了一口,湊在他耳邊:「我要正面。」

  大地無奈地轉身,臉上已經紅通通地,蔓延到脖子上,菅原也沒好到哪裡去,汗水襯著皮膚鮮豔的顏色,閃著光芒。他吻上大地的脣,在乾裂的脣上反覆舔弄,舌頭再慢慢舔進去,發出嘖嘖水聲,菅原的手往下握住大地的下身上下摩擦,大地壓抑著聲音從喉頭發出悶哼。

  擴張之後慢慢地進入,菅原聽著大地低低隱忍的聲音就特別興奮,他慢慢地深入,等待後面習慣,漸漸咬住、契合,緊緊連結在一起。

  開始還是勻速的,慢慢地加快速度,兩人都不能自己,大地攀住菅原的肩膀,順著光滑的背摸下去,滑膩的手感是他特別喜歡的,如果忽略在他身體裡肆虐的那個……

  他們貼合在一起,再無縫隙,如此嵌合,好像生來就是一對。

  最後菅原挺身,大地的悶聲消失在咬著菅原肩膀的齒縫之中,兩人都喘著氣,大汗淋漓。

  菅原慢慢退出,牽出裡頭的液體,也是大地對他的縱容。

  他歪著身躺在一邊,滿足地笑了,有點傻氣。

  大地點點他鼻頭「半年後我會討回來的。」

  菅原張開眼,晶亮的瞳孔漾著大地的臉:「那麼久啊?」

  大地轉身搔他癢「哼,明天就討回來。」

  「來啊來啊隨便你。」

 

END

 


快打,用本能在打,還是幻肢之類的,我患強烈的幻肢症末期了有沒有藥吃

菅菅生日快樂!最後一發!最近產到簡直精盡人亡的我<可以閉嘴嗎




评论(14)
热度(34)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