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大菅】成年式

參加企劃的生日賀文 →網站

雖然跟生日沒關係,但是是依20歲→成年式去發想。(是依原作在2012發生去推算今年菅的年紀。)

每年成人式都在一月第二個星期一。

BGM:テルーの唄

大→←菅


〈成年式〉

 

  「唔……」菅原孝支張開眼,迷迷糊糊地找著手機。

  「菅——起床了喔~起床了喔~」鬧鐘鍥而不捨地響著,菅原瞇著眼看了會螢幕,又把頭埋進枕頭,像是要逃避起床。


  『真是,你早上怎麼都起不來?』

  『不然大地給我錄個鈴聲嘛?』

  『啊?要說什麼?……菅、起床了喔。』

  『自然地講就好啦!』

  『喔——那——』


  菅原按掉了鬧鐘,澤村大地的聲音戛然而止。

  從被窩裡慢吞吞起身,一月很冷,伸出被子的光裸皮膚立刻起了一層疙瘩,菅原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好冷。』他打著呵欠緩慢地穿上外衣,暖氣讓雙腳漸漸回溫,他兩腳互相搓了搓,緩慢地移動了幾步,才突然冒出念頭:『啊、是老家呢。』

  撥開窗簾,慢慢拉開窗,冬陽斜射,帶著看不見的暖意,他擤擤鼻子,阻止即將要衝出的鼻涕,鼻頭一陣冰涼,涼意似是霜一般,著了雙脣,喚出點點紅暈。他呼出幾口氣,立刻化為有形的煙。

  雖然冷,卻是一個好天氣,他往下看了看,鄰居正在讀高中的孩子正往外跑,他匆匆的背影讓菅原多看了幾眼,這個時間,恐怕他是遲到了。

  他看看自己家門口,有些落寞。


  『快點,我已經在你家樓下了!』

  『咦!?』

  『菅原孝支大懶蟲。』

  『唔拇…………』


  其實也差不多,往昔與今日,都是澤村大地叫他起床的,他對著鏡子打領帶,仔細地看了自己。

  ……還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呢。心裡苦笑,但又好像跟以往不同了。

  你好,你好,我自己。

  每天都在跟過去的自己道別,就像那些鎖在衣櫃裡的制服、球衣,停滯在某個時空裡。

  「孝支——」母親叫著他,他應聲下樓。

  一邊吃早飯一邊斷斷續續地報告大學怎麼樣,菅原的母親一直不太擔心他,因為他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孩子。

  臨出門前她理理菅原的領帶,撢了撢他肩上的灰。

  「恭喜。」

  菅原露出一個真心的微笑。

  「嗯。」

  雖然早就已經滿二十歲,但是今天才是他的成年式,從外地的大學回來參加集體成年式,全家都會一起去參加。

  ——當然,還有好些許久未見的人,在過年期間可能無法見面,在今天都可能見得到。

  先碰到了東峰旭。

  「菅!」菅原被他一拍肩嚇了一跳,雖然以前就很像成年人,但繫著領帶穿著西裝的旭,還是有那麼點不同,或許是因為已經開始工作的緣故。

  「過年的時候沒有約到你呢,賀年卡有收到嗎?」

  「抱歉抱歉,有的。我寄的呢?」菅原不好意思地笑笑。

  「有收到喔,看起來很有趣。」聖誕節菅原的學校辦了一些活動,忙於事務所以回家晚了,他寄了一張在外地拍照的明信片當作賀年狀發給朋友們。「還有禮物,謝謝。」過年,也是東峰的生日,菅原連同賀年卡附上了禮物。

  東峰看著好友,沒有辦法的是,他們必然有些疏離了。

  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朋友——兩地。他又想起今年過年前夕那人在他家一起喝酒的場景。


  『別喝太多吧?』

  『嗯?放心,今晚我就成年啦!然後再過24小時,就輪到你了。』他笑笑,喝多了後茫然地想著什麼事情,那個樣子,看了很不忍心。

  東峰不知道要說什麼,而他也只需要陪伴。


  「啊、大地!」東峰舉起手,菅原神情僵了僵,轉身露出笑容。

  「大地……噗呼!」

  澤村大地皺眉苦笑著向他們走來「喂、不准笑。」

  東峰跟菅原都忍不住了,笑了出來,菅原道:「你們家……那麼傳統啊?」

  澤村有些無奈「我也跟我媽說穿普通的西裝就好,但他還是叫我穿了和服。」澤村的身形很適合男性傳統和服,看起來十分正式,但在周遭人都穿西裝的情況下,有些突兀。

  「算了算了,不是很帥嗎?」菅原拍拍他的肩。

  因為這個插曲,他們的氣氛十分自然,讓菅原心中鬆了一口氣。

  「清水!」東峰又看到了清水潔子,四個排球部許久不見的人終於相聚,陸續也看到許多同學,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改變。

  排球部的後輩也看到幾個,主要是小他們一歲的那些,當年的一年級——現在的三年級,正在忙春高呢,沒看到他們的身影。

  看到田中西谷他們,菅原由衷地感到高興。

  田中:「我們有去看他們比賽呢,打得真不錯!」田中已經上了知名體育大學,離老家並不遠,經常回去烏野看後輩們。

  菅原瞄瞄他,露出田中熟悉的笑容,田中不明所以,旁邊的澤村笑出來補充:「電視上看得到。」

  他們都在看著後輩長大,曾一起流汗奮鬥,而現在臉色沉穩了,也有了前輩的風範了,進步了那麼多——是寂寞亦是感歎。看比賽的時候,一半以上是不認識的臉孔,像往昔的他們一樣青澀。

  時光如流水。

  「菅原沒什麼變呢。」有個班上同學說。

  「哈哈是嗎?」菅原搔搔臉頰,澤村看了他一眼。

  每個人都舉行了儀式,與家人拍了照,只是成長有無,每個人的流速都不同——但年歲已不可欺。

  晚上自然是年輕人聚會的時間,大部分人都可以名正言順地喝酒,當然要好好利用這個機會。

  許多人大出糗態,弄得大家哈哈大笑,也有人趁此跟一些以前不熟的人聊聊,發現他們的大學靠得很近,留下了聯絡方式。

  排球部的四人互相乾杯,互道了生日快樂,每年三人的生日太相近,寄賀年卡的時候就附上了生日禮物,但是還是想親口說一聲,只是搞不清楚誰道誰快樂了。

  「菅早就滿二十歲了呢。」

  「是啊,去年生日在大學過的吧?我有看到照片。」

  夏休雖然有聚會過,然而這半年來,幾乎沒什麼碰面。

  菅原揮揮手,笑道:「你們不也每次都落下我。」

 

  菅原、澤村、東峰以及清水四人走出來時,夜風吹走了濃厚的氣味,四人雖然臉都有些紅,但不到醉的程度。

  「我先走了。」清水跟其他三人揮了揮手,朝向接她的男友走去,被留下來的三個男人心中頓時有些微妙。

  「那個潔子……」「清水她……」澤村跟菅原同時開了口,詫異地互望一眼,一時間過去那種默契好像又回來了。

  走到一半的清水潔子被三個疊加的聲音嚇了一跳。

  「清水——」「謝謝——」她臉上悄悄飛上紅暈,回頭揮了揮手,雖然有些丟臉,但是很真誠。

  「……她的話,一定是個很好的男人吧。」澤村說,三人都感歎了起來。

  「那……來我的租處看看吧?」東峰朝他們兩人攤手,澤村跟菅原互看了一眼,什麼訊息都沒讀出來。

  東峰為了工作獨自搬出來,走路就走得到,買了一袋子的啤酒,三人一起走去東峰住處,月亮高高升起,拉長他們的影子。

  「……很懷念啊。」東峰率先開口。

  「「不要說了!」」澤村跟菅原異口同聲道,然後三人又笑了出來。

  「以前也是這樣,旭正要說什麼感傷的話,就被我們吐槽了。」菅原帶著笑意道。

  「那是他感傷得不合時宜。」澤村道。

  東峰有些沮喪:「今天很適合啊!」

  ……成年。

  曾經他們以為這個詞離他們很遙遠,只不過轉瞬間,恍然已至。

  說話得體、努力成為身邊人認可的人、交了很多朋友,說很多言不由衷的話,微笑的弧度剛剛好。

  不再任性、不再做夢。

 

  「喔——沒想到挺乾淨的嘛!」菅原一面脫鞋子一面道,在小小單身房瞅來瞅去。

  東峰率先進去,收拾了一番堆在地板上的東西。

  「啪嘶!」清脆的開瓶聲充滿一致性,三人齊聲道:「乾杯。」

  在熟悉的人面前,特別放鬆,不禁一杯又一杯,講到什麼就笑得肆無忌憚,說些胡話。

  即便突然無話,三個人就默契地安靜下來,醉意是最好的藉口,無論有話無話。

  澤村把今天照的相拿出來看,菅原湊了過去。

  曾經非常習慣的距離,現在卻感到心底的躁動,澤村不動聲色,身體卻不由自主繃緊。

  「咦,好像少了一張。」

  「我好像有……」菅原摸索出自己手機,澤村看了一眼顯示圖片。

  「你還用著這張啊?」那是畢業的時候,他們三人的合照,澤村有些意外。

  「嗯。」菅原回答得漫不經心,只是手下動作頓了頓。

  澤村沒有再回應,心情突然多了幾分愉悅。

  「啊,找到了,傳給你。」

  「謝啦。」

 

  澤村上完廁所出來,東峰靠著床睡著了,一絲冷意飄進來,他的手又剛浸了水,不禁渾身一冷,陽台的窗簾輕輕晃動,菅原站在陽台看著外面。

  「你怎麼出來了?」他走向陽台,與菅原並肩靠在一起,望著天空皎潔的月亮,月亮的輪廓不清,散發著暈光,冷風吹走不少酒意,城市閃著光芒,卻是那麼安靜。

  現在的朋友,不若高中親近,各自也有各自所忙,自己一個人的時間多了,平靜卻少了,澤村想起上週他也來東峰這邊……今天東峰的邀請,應該是這個原因吧。沒想到被察覺至此,他感到有點羞愧。

  「大地……。」菅原突然開口,稍稍側過臉,澤村側頭看他,無聲等待他開口。他的臉紅噗噗的,醉意上臉,但眼神清明,應該也是被夜風吹醒不少。

  說不出那種感覺,時光彷彿風,無形地穿越他們之間的縫隙,化為沙漏的沙一粒粒無聲地落了滿地,好像聽見了誰在喃喃低語,模糊不清。


  那是記憶的面目嗎?


  菅原突然拉了他一把,很快地親了他的臉頰。

  澤村徹底愣神,腦袋運轉不過來,卻聽見菅原說:「這是最後的任性了……一直以來……謝謝你。」就如球衣、手機照片一樣,此刻也將永遠凝固於此。

澤村回神過來,抓住菅原轉身離開的手,他的大腦混亂著。

  這是……菅跟他……抱持著一樣的心情嗎……?


  『最後』


  澤村忽然感覺到了,這隻手的重量,上面所背負的那些,無言地訴說著,就像菅原背對著他的背影一樣。

  一直喜歡著他,為此迷茫,不知該如何是好,想要放手,卻還是緊緊攫著那半絲半縷,就算在一起,所要面對的……

  他們沉默地僵持著,他不轉身、他不開口。

  與歲數相反的是,人總在拋棄。歲數一點一點增加,人一點一點地捨棄,回憶變成了味道,永遠都看不清楚。

  但是,澤村不想放開這隻手。

  「你在逃避嗎?」澤村道,感覺得到手的主人輕微的動靜「你不負起責任嗎?」

澤村一邊說,一邊不禁抓緊了手。「我為我的感情負起責任——菅原孝支,我喜歡你。」

  「——你呢?」菅原轉過頭來,看著澤村,澤村腦袋一片空白,只感覺自己的手心滲著汗。

  「我……」菅原帶著一絲猶豫開口。

  「我相信你,你相信我嗎?」澤村搶白道,感覺自己全身都繃緊了,他當然知道,不是一句話那麼簡單的事,但是——他不願放棄,如果他必須揹著這份感情繼續前進,他只願他能不用獨自前行,或許那必然是會漸漸忘懷的,只是他選擇不願忘懷。

  為此他們的靈魂已經逡巡了兩年,他相信菅原跟他一樣掙扎,但何處才是解答?在這荒漠一般的人生路途中,四面茫茫,沒有一處是正確的道路。

  可以嗎?彷彿在輕問。跟你一起,這趟旅途,才不那麼孤寂,即便他們走的路不是路。

  或許沒有必然的誰與誰在一起,沒有必然的需要參與另一人的人生,或許最後真的什麼都可以放下,讓它們成為遺憾、回憶、痛。

  但他是如此渴的旅人啊,冀求那一點希望的甘露,不求沙漠生花,卻不至於就地倒下。

  菅原沒有回答,眼中流淌著情緒,他慢慢地靠近,澤村伸起手,他們抱著彼此。

  原以為成長是拋下,未料卻是擔起,那些好的、壞的,一併肩起,如此沉重、寸步難行。

  放下來多好、多輕鬆,只是化為就地枷鎖,困於原地。

  能不能為自已的感情負起責任呢?面對那些已知未知的恐懼,卻不能逃。

  那是代價。

  只能緊緊抱住,直到握有實感為止,真真切切。

  而一切都將是真的。

  他們安靜地擁抱著,感受彼此的情緒,共感著期待與不安。

  懷抱著這樣的不純粹,能走到多遠?沒有人能告訴他們答案。

 

  這個世界上有種東西,牽了手之後,背包會變得比原來更重,即使他們一起揹起。

  但我願與你一起,去尋找一朵無名之花,那是只我一人終其一生也不會見到的花。

  它開在那個地方,我知道它開了。

 

END

 

心を何に例えよう    花のようなこの心。

——〈瑟魯之歌〉

 

每次聽這首歌我就會想起陽明先生那朵小黃花(笑)

之後當然是HE因為是大菅,不過有點爛尾的感覺很抱歉。

我還沒真的撒鹽過耶-_-  會有機會的w

雖然人會越來越不注重生日,但是我們也無法阻止年歲的增加。


评论(5)
热度(35)
  1. E君的手套迪普路得 转载了此文字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