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全職傘+修】朝露(下)完

#葉神生日快樂OVO!

#古代武俠(?)PARO

#就當然有各種捏造。

宛如大綱文真抱歉,看今月的歸檔那麼少就知道量變少了QQ而且只會越來越忙...於是乾脆先把它填平了,一來也沒那文力寫細節,二來也沒時間,所以老話一句,有緣再見!


【朝露】下

幾度花開,翩翩少年建立了深厚的情感,稚容褪去,嗓音漸沉,葉修善槍,蘇沐秋善鏢,兩人每日鑽營武術,深浸其中。

彼時最是少年得意,紅顏舞劍桃花下,花落時節,卻是最好的時光。

蘇沐秋停下來,劍指山巔「葉修,你可曾想過,什麼時候才能停下?」

葉修足尖輕點,上了枝梢,月光透過他的身影,他笑得張揚、自信,似是胸攬天下。

「何必停下?我只想過更強,不曾想過止步。」

聞言蘇沐秋也笑了,彎著眼睛對葉修道:「那我給你看看這東西。」他運了運氣,專心致志地打出一套套路出來。

葉修看著看著神情就嚴肅了起來,他甚至激動地跳下地。

「阿秋……」葉修怎麼看不出來這其中玄妙,這套路不僅融合各宗派武術,也結合各種兵器,各式樣都能上手其中,當真是獨一無二、前無古人。

蘇沐秋也停下來,細汗滿布,一跟葉修眼神對上,兩人不約而同脫口而出「……就差了點!」

蘇沐秋苦笑「是啊,就差了點——一個能變換自如的武器。」他做了個稱了稱手的姿勢,彷彿真有什麼物事就在他手中。

「我定將完成這套功夫,自創一家,這是我的願望。」他握緊了拳。

葉修看著他,忽覺若是眼前這人,必能完成此事,他無庸置疑地相信著。

他伸出拳碰了碰蘇沐秋,其中意思,不在話下。

蘇沐秋的眼睛裡盛滿了月光。

那樣的目光此時盯著葉修,嘴角殘留著血跡,他動了動脣,無聲地說著,葉修卻看懂了。

「照顧我妹妹。」

蘇沐橙已經哭倒在蘇沐秋身上,滴滴答答的雨漸漸匯聚成滂沱大雨,彷彿也洗淨蘇沐秋的塵世,讓他清清白白地走。

葉修只能忍住不哭,顫抖著點頭,蘇沐秋才閉上眼。

一瞬間身體透涼著,心底彷若墜入冰窖,他的眼淚滑下,無法控訴。

人的生命就像清晨的露水。

如此地輕,這樣容易就消逝了,又那樣地重,滴水尚能彎葉,重得他沉沉低頭,頹萎不起。

還未與他馳騁山河,叱吒江湖,還未在俗世抹上濃重的一抹色彩,名揚天下。

花開花落,在最好的年華,就已經落花凋零。

那年他們宗門被滅,原也是不見經傳的小門派,未在江湖間激起什麼漣漪,生存下來的葉修跟蘇沐秋帶著蘇沐橙,卻闖出了名聲。

但某天他們被追上來的仇家逼至絕境,來人是衝著蘇家兄妹來的,蘇沐秋盡全力也要保下蘇沐橙。

他們曾踏遍山陵,誓要在江湖間闖出個名號,他們曾舞劍比試一回合又一回合,直到落葉全被他們掃光,他們曾對飲不倒,笑談胸臆壯志,在那棵被他們刻滿了記號的樹下睡著,再被蘇沐橙趕進去。

他也曾撥一撥他髮上的葉,在紙上緩緩寫下「葉修」,抬眉間,時光倏然已逝,竟叫人未曾有覺,只當那少年的顰笑還在,而現在只有平順的額頭,眉間不再波折,時光凝成冰一樣雕像的臉,永遠停在此刻。

沐秋,這山啊海啊,只能我替你去踏了。葉修跟蘇沐橙在坏土前最後再鞠躬,葉修在心裡說。

生如朝露,去日苦多。

後來,有人問成了嘉世門派第一高手、拿過三次武林盟主的葉修,有沒有誰是最難打敗的。

他叼著一根草,甩了甩,吐出它。

「生死吧。」

再後來,葉修被趕出嘉世門,他對陪伴他八年的卻邪說:「我也算實現約定了吧?」

帶上你成為絕世高手,走了山窮水盡,終於走出一番名堂。

你成就了我的一部分,現在,我來完成你的夢。

如煙的雨中,蘇沐橙看著葉修撐著一把傘走了。

此時彼時,就像那時的葉修相信蘇沐秋一樣,她想,這人從不辜負。

就這樣一把千般機密萬般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傘,又堪堪橫空入世,擾亂一江湖的人。

「可惜啊可惜,不能早些遇到……」製成千機傘的關鍵核心,可惜不能早些遇到,葉修端詳傘的骨幹,這麼多年,它被層層外殼包裹起來,越來越堅固,型態千變萬化,骨子裡卻還是當年蘇沐秋那把傘。

是運是命,一切抵不過生死,或者說,抵不過時間。

於是時間也帶走了葉修,他說,他要回家了。

在最後成立了新宗派,短短時間橫掃武林,穩住了門派的發展,在前仆後繼的挑戰之下,立於不敗之地。

葉修已經是傳說。

但他就這樣搭著傘,帶著一身無以為繼、只能止於其身的絕學,悄悄踏上歸途。

甚至沒有道別。

有人曾說,可以把他當成他的家人,於是歸途的路上,他去看他一遭。

「好久不見。」傘斜斜倚在紅土,葉修席地而坐,一壺酒、一盞酒杯,就口飲盡,再斟滿「你也喝。」乾土很快地就吸收殆盡酒汁。

「怎麼就飲不醉,不好,下輩子,我要當個一杯醉。」葉修就這麼他一杯、黃土一杯地喝,一面笑道,大雨落下,如那天一般,葉修任其沖刷身體,只是他再不用撐一把傘、忍一把淚。

葉修仰起頭,雨沖得他眼睛睜不開,像是所有遺憾、所有話語,也都一並沖走,他張口:「蘇沐秋,我敬你。」弄不清是酒是雨抑或是淚,通通飲一口,世間冷暖。

醉了好,哭一遭也難得。

何以解憂?惟有杜康。

雨停、日出,彷彿蒸散所有紅塵紛擾。

葉子上,又悄悄停了新露,輪迴新生。

葉修留下傘,孑然離去,翩翩衣角,說不出的灑脫。

因為萬物都有某天,落塵歸土。

即便滄海桑田,移山作海,對於宇宙來說,也不過彈指之間。

所以下一世,也不遠。

  

葉修手下角色一回頭,眼角那人朦朧的身影對他說:「你打得不錯嘛?來PK一場?」

  

END


當初是因為《譬如朝露》那首歌讓我想開始寫的,「竟來不及問一句人生幾何」可去聽聽。「能遇你幾回合」也是我想讓他們再次遇見的感覺。

自然下還是有用到短歌行。

另我想根據路線葉修回家之後一樣還是被趕回來了XD

還有原本預想中要輪迴個三世,很老梗啦w

抱歉明明是生賀卻不怎麼愉快。



评论
热度(6)
  1. 璩琰迪普路得 转载了此文字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