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大菅】白烏鴉

Ice場無料,慶祝菅原生日前提~(還有一個月喔!!到時候會再寫一篇)

感謝來場各位~無料都拿完了~釋出全文XD

現在...我要先來拼個榮純生賀@@

  @浮光掠影  太太我覺得這有告白可否(揍 其實原本真有告白我修了XDD




【白烏鴉】


  「晚安──」菅原孝支從浴室走出來,毛巾掛在脖子上,身上猶冒著熱氣,臉頰及脖子被蒸氣蒸得粉紅,一邊道著晚安,一邊往樓上走。


  「嘿咻!」坐上床上,一手擦著頭髮,水混著汗珠從頸上滑落,他整個人暖烘烘的,處於極放鬆的狀態。另一手隨手抓著手機,時間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推特上有許多人都祝他生日快樂,他滑了滑,排球部的後輩大部分都得早睡,早早就祝賀他,再後面的就是同班同學、中學同學等等,雖然很多人,他還是耐著性子一一標註他們,發了一條祝賀自己生日快樂以及感謝大家的推文。

  生日啊……菅原孝支想,一年一年地過,轉眼又到了生日,很快地,高中就要畢業了。

  『做出5年、10年後都不會後悔的選擇。』武田老師的話言猶在耳,很快地決定了要前往春高,做出那麼重大的決定,其實連明年的自己會如何過生日這點,都一概不知。

  只有自己一人時,心底的不安才會悄悄滋長,黑影幢幢,即使再怎麼決定努力前進,也只有自己才知道那一步的沉重。

  他打斷自己的思緒,無論5年、10年後的他身處何方,還有沒有在打排球,他知道自己從來不會後悔所做的決定。

  正出神時,手機又震了震。

  『生日快樂,菅。』菅原一愣,才發現是澤村大地的短訊。剛剛標註的一堆人當中似乎沒有他,原來是抓著時間來的嗎……

  『啊、你還沒睡啊?快去睡,謝謝你。』

  『是是、晚安,菅原前輩。』菅原嘴角漾開笑容,敲下回應。

  『笨蛋。晚安。』

  限定半年的年長於澤村大地,其實沒有什麼意義,褪去所有稚氣,澤村已經可以將隊長的角色扮演得很好,總是走在自己前頭。

  但也許……這責任終是太重了點吧。菅原想起幾天前,澤村那番說要引退的話。

  這麼一想就覺得自己衝動一點、思考得少一點也沒什麼不好。

  必要的時候,換他拉著他走吧,就讓他當那個任性的人。

  說以後後不後悔,沒有那麼偉大,只是哪怕一瞬間,他曾如此堅定,那就夠了。

  「祝我生日快樂。」菅原對自己說,閉上眼睛。

  願望就是,做一個讓十年後的自己,能真心地微笑說起過往的人。


  *


  「早~」慣常的三個人聲重疊起來,菅原隨著打了個呵欠,他擦擦眼角的淚,驚訝地發現今天不只他跟東峰打呵欠。

  「大地打呵欠真是難得呢!」東峰搶先說了出來,菅原聰明地選擇閉嘴。

  「咳、不知道每天早上總是睡不飽的是誰呢?」澤村清了清喉嚨,東峰不接話了。

  「大地。」菅原看準時機插嘴「果然昨天太晚睡了吧?」他一邊說著一邊順手把剛買的早餐遞給澤村跟東峰。

  「謝啦。」澤村接過,低聲說。「沒有晚睡,真的。」澤村搔搔鬢角,尷尬地道。

  菅原懷疑地看著他「這可不行喔,主將,就說研究資料我來就好了吧?」

  「菅──」澤村苦笑。

  東峰莫名覺得又被拋棄了,不過也習以為常,在轉身去自己班級前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菅,生日快樂。」菅原回頭笑著致意「謝啦!」

  「菅……」澤村淚眼汪汪地轉過頭來「今天的包子是辣味的……」

  菅原拍拍他的肩「這是新出的口味,我超級推薦喔!」

  「你故意的……」

  菅原轉過頭來盯著他,澤村只好妥協「好啦……今天你生日你高興就好。」

  「嘿嘿。」菅原瞇起眼笑了起來,率先進入教室。

  走在前方的菅原立刻受到同班同學的熱烈歡迎,送他的禮物已經在桌子上堆起一座小山,才走到一半又被拉去合照。

  惡作劇的菅原、耍賴的菅原、吐槽的菅原,他就是有本事能讓周遭的人都喜歡他,澤村想。

  他是『大家的』菅原。

  澤村默默嘆一口氣,收拾著菅原桌上的禮物。

  「這麼多你一定吃不完的。」澤村嚴肅地說。

  「不吃完很失禮啊──」菅原噘起嘴,一大包禮物被沒收在澤村抽屜。

  「這些都吃完,你一定拉肚子。」全都激辛口味的……。

  「咦──大地好小氣。」

  「……。」澤村轉過頭,不理他。

  菅原戳戳澤村的背「大地?大地?」

  「……真生氣了?」

  「抱歉嘛……你別生氣了,我是壽星耶,哪?」

  「你──」澤村一轉過頭,就愣在原地。沒想到菅原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靠近他背後,澤村一轉頭,就恰好擦過……擦過……,澤村的臉一瞬間脹紅。

  菅原臉頰也浮上紅潮,坐回原位一時間什麼都說不出來。

  兩人默契地決定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


  「菅原,生日快樂。」

  「清水……謝謝。」菅原受寵若驚地接下清水潔子的禮物,是十分實用的排球用品,非常符合本人的個性。

  「菅原……前輩……菅……生日快樂!」其他人此起彼落地紛紛向他祝賀。

  澤村則出來拍拍手「好了,練習開始!」

  決定去東京遠征之後,每個人都卯足了幹勁在練習,社團活動也為了讓大家準備考試縮減,這也讓他們更加抓緊時間。

  「菅,待會兒可以單獨陪我練習一下嗎?」站在菅原旁邊的澤村突然對他說道,菅原愣了一會兒,很快答道:「嗯。」

  其他人都走了之後,偌大的體育館一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菅原仔細看著這個相伴他兩年半的地方,每一寸都那麼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為天天練習,陌生則是太過於專注而從沒仔細看過每個角落。

  一閉上眼,就可以聽到鞋子摩擦地板的聲音,還有球打到地板、手擊球的聲音、喧囂的人聲──

  「啪!」菅原回神過來,放低了手接球,球咚咚咚地落地。

  「菅?你在發什麼呆?」澤村的聲音傳來。

  「喔!」菅原趕忙撿起球,發了球過去,澤村穩當地接起,菅原也打了回去。

  像這樣的練習,從初中開始到現在,已經不知道做了多少遍,熟悉到完全是本能反應,身體自動記憶。

  很快他們就來回了幾百下,兩人都出了些薄汗。

  「好像回到一年級一樣。」菅原笑著說,兩人默契地伸出雙手,紅腫一片。

  「嗯是啊。」現在他不是隊長、不是前輩,面對的是自己三年的夥伴--無形中好像也卸除了什麼負擔,讓他打得毫無顧慮。

  「很久沒有接你的傳球了……」澤村喘口氣,擦去劇烈運動冒出的汗珠,笑著道,看著菅原露出擔心的表情他趕忙道:「沒有退步!」他頓了頓「我呢……我還是覺得扣菅的傳球最習慣了……」澤村摸摸後腦杓「呃……就是一種感覺……」他實在擔心菅原會想太多。

  看他的尷尬模樣菅原笑了出來「……噗!謝謝!」手下一拋,澤村自然地接住,兩人都笑了。澤村頓時覺得剛剛的自己有點傻。

  即使這樣,還是想讓他知道。

  如此習慣、就在身旁,如呼吸般自然,就是他跟菅,無論打排球、或是任何時候。

  雖然他們也不是一開始就如此合拍,但是一天一天的累積,時光竟然過得那麼快。

  澤村用指尖撐著球,對菅原道:「菅要來扣球看看嗎?」菅原笑笑,欣然接受「好啊。」

  扣球是從起跳,到跳躍,再用手拍下的一連串動作,起跳的時候就像要高高飛起一樣,再用盡全力一跳,擊到球的瞬間,手很痛,但是球直線飛了出去,打到地板,會發出非常爽快的「啪!」一聲。

  扣球是非常抒發壓力的,菅原一面拍下球,一面覺得連日累積在心裡的壓力通通消失了一樣。

  澤村瞇起眼看著他的動作,標準、漂亮,再落地。他希望他能打個痛快,畢竟不是正選隊員,菅的練習量還是會受到影響,就算只有一點時間也好,至少能當他的練習對象。

  菅原停下動作,一邊走向澤村,一邊擦擦汗水。

  「謝啦。」澤村遞給他水,菅原道完謝大口喝了起來。

  「動作很標準啊。」澤村笑咪咪道。

  「呵……很沒有球威啊。」菅原再用毛巾擦擦臉。

  澤村笑了起來,調侃他一般說道:「像天使一樣啊。」

  菅原從毛巾後露出眼睛,無奈道:「……別取笑我。」自己卻也有些忍俊不禁。

  上次日向的妹妹來體育館,女生以外的男孩子都太高大了,小妹妹一開始比較親近菅原或是澤村,也是兩人家中有弟弟妹妹的關係,比較會應付小孩子,她拉著菅原的手說他像天使,不過後來她也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跟她的哥哥一樣,他們都具有陽光的特質。

  澤村沒有繼續說話,只是默默地微笑,沒敢說他還真這麼覺得。

  菅原跳起來的時候,感覺背後真的長了翅膀一樣。

  「與其說是天使……」菅原若有所思地停下動作「不如說是白色的烏鴉吧。」

  「啊?」

  「我。」菅原指指自己,嘴角的笑像是苦笑「像是白色的烏鴉,誤入群體,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澤村的臉沉了下來,菅原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趕緊救火「大地、我、我開玩笑的啦……唔!」

  澤村緊緊地抱著他。

  「……沒見過有人那麼坦率的。」澤村嘆一口氣道。

  覺得自己弱小的時候、想逃避責任的時候、希望球場上的是自己的時候。

  不管哪一次,他都會在眾人面前說出來,坦蕩蕩到令人訝異。

  任由澤村抱著,鼻間都是他的氣息,安穩妥當的味道。菅原安靜了一會兒輕道:「天使的心太乾淨了,我不是。」還有太多陰暗的想法、連自己也厭惡的地方,心裡的角落,藏著灰暗消極的自己。

  菅原感覺肩頭被噴過熱呼呼的鼻息,澤村開口:「……那我呢?我不就是從裡到外徹頭徹尾的黑烏鴉嗎?」

  「現在這樣消極的你,只有我知道。」『我的』菅「我覺得很高興,很糟糕吧。」澤村鬆開菅原看著他,菅原的臉悄悄紅了。

  澤村抬起手輕輕摸著菅原的髮梢,說出的話如流水般慢慢地流過菅原心上「笨蛋,你是灰色的烏鴉,不用當天使也無所謂,你的心跟我一樣藏著陰影,可是你的羽毛,是因為長途的旅程而染灰。」

  「啊!痛!」菅原吃痛撫上被手指彈的額頭,眼角冒出淚來。

  澤村露出得逞的笑容「笨──蛋──。」

  「大地!」

  澤村撿起掉在一旁的球,邊道:「誰叫菅破壞了氣氛呢。」

  他咧開嘴笑著說:「很久沒跟你單獨打球,我還想打個痛快呢!」

  昨夜他想了許久,菅的生日,他需要什麼呢?他最想要的,他也不能給,就算給了他也會生氣的,當然他也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那麼就陪他做他最喜歡的事吧。

  「振作一點啊壽星。」在他肩上輕輕一槌「菅,生日快樂。」

  「明年、後年、大後年,只要你需要,你想做什麼,我都會陪你去做。」

  啊、真是……。菅原在心裡嘆一口氣,這像求婚一樣的話是什麼意思……?故意的嗎?

  「啊,有點自以為是了。」澤村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只是想我們會一直……」澤村說不下去了,因為菅原打斷了他。

  菅原只是輕碰了一下嘴脣隨即分開了,紅色從臉蔓延到耳朵與脖子。

  澤村也被傳染般僵在原地,臉頰一瞬間燒了起來。

  「……嗯,我收到了,謝謝。」菅原小聲說道,慌忙地轉身,抓起包包就要走了。

  ……這可不能當作沒發生過呢。

  「等等、菅!」澤村趕忙追上去,堪堪跟上菅原急促的腳步「我、我請你吃拉麵吧?」

  「我要回家吃飯你忘了嗎?」

  「啊、伯母要慶祝你的生日……」

  菅原終於停下腳步,猶豫了一會兒,轉身說道:「你要來嗎?」夕陽下,橘紅映在他臉上,有些彆扭地不看著澤村。

  「……嗯。」這還用說嗎?澤村追了上去,與菅原並肩同行。

  影子拉得長長的,漸漸融合在一起,烏鴉撲翅而起,準備歸家。


  END



评论(7)
热度(35)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