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高喬ABO】Dawn(番外)(終)

*久等了...

正篇

*肉真的超級不好吃,真的。

*完整請至


 【番外】

  興欣奪得挑戰賽冠軍的瞬間,高英杰的心情是很複雜的。
  
  『這下我們真的是對手了……。』挑戰的興奮感在心中湧動,對喬一帆的表現驕傲而且為他的成功感到興奮,但同時又感到深深的遺憾。
  
  無論如何,想到這幾天可以跟喬一帆見面,愉快的心情就蓋過一切。
  
  希望晚上能跟一帆一起過夜……。
  
  其實他有些煩惱,半年來他們好像確定關係,卻大部分時候更像朋友一些,聚少離多,比賽的繁忙也讓他們難以抽出時間在一起。
  
  而接下來,挑戰賽結束,又輪到他要開始忙季後賽了。
  
  唉……這樣什麼時候,才能更進一步呢?
  
  雖然也不是毫無進展啦,想起上次他生日的時候,喬一帆過來找他,他們窩在被子裡,臉紅著幫助彼此……
  
  呼吸和喘息交織在空氣中,喬一帆的身體熱度是那麼高,眼睛閃過光澤,發洩的時候,克制不住的聲音,結束時,有些疲憊但嘴角掛著笑的神情……
  
  情難自抑。
  
  卻是難以言喻的滿足,於是湊上前去,給彼此一個綿長的吻,再緊抱著睡去。
  
  希望能碰觸、希望能擁抱、希望能更緊密地靠在一起……想見他。
  
  劉小別戳戳許斌「我說……英杰是怎麼了……。」
  
  「我怎麼知道。」
  
  「怎麼瞧起來像思春了……。」
  
  「……你沒有過嗎?」
  
  劉小別沉默一會兒「……確實有。」
  
  「別讓他神遊到興欣去了就好。」
  
  「這跟興欣有啥關係啊?」
  
  「……你不懂……。」
  
  「是了是了你就懂了,你全家都懂了!」劉小別碎碎念,雖說如此還是伸出一隻手拉住高英杰免得他被人潮沖散。
  
  「……是說嘉世……」
  
  你轉換話題的開關還是一樣快,許斌想。
  
  脫出滯悶的場館後高英杰終於回神,拿出手機撥打,卻一直打不通。
  
  『是信號傳不出去嗎?』他心想,還是等興欣慶功宴結束再去找一帆呢?他只好編輯短信『一帆,恭喜你,你真的很棒,我……期待與你在比賽中見面。等你回電。』瞧著傳送鍵轉個不停,一時半會兒也是難以傳出去了,他收起手機,不知何時才能接到喬一帆的電話呢?


  結果一整天,喬一帆的電話都打不通。
  
  喬一帆第一次看見興欣眾人如此不一樣的一面,大家……真的是太高興了吧。
  
  這麼長久以來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他放鬆地有些醺醺然。
  
  就連一向理智的安文逸雖面不改色地喝了很多,但也面不改色地醉了。
  
  清醒的各自拖著幾個醉倒的回酒店休息了。
  
  安文逸還算可以自己走的,只是需要人帶個方向,包子就比較令人擔心了。
  
  「羅輯……你、你可以嗎?」喬一帆擔心地問。羅輯的頭頂著包子的下巴,包子整個人由後面靠在他身上,羅輯拉著他的手看起來快被壓垮了。
  
  「可、可以……你別動!」他邊說著邊抓好包子亂揮的手,雖說他自己也醉得不清,但是神智還在,他奮力拖著包子前進著,包子一邊還嘀嘀咕咕「沒醉~沒醉~」
  
  喬一帆跟安文逸的房間到了,他也只能目送他們搖搖晃晃的背影。
  
  「安哥,到啦。」他扶著安文逸到床邊,安文逸緩緩滑下,喬一帆突然覺得手臂一緊,安文逸淺淺地咬了他一口就直接倒在床上,睡著了,嘴裡還喃喃唸著什麼,像是說夢話,喬一帆聽不清楚。
  
  『他心裡……也是積了很多壓力的吧……。』喬一帆想。他也是感覺卸下一個重擔,終於可以好好喘口氣了,這個想法一湧上來,心中就泛起濃濃的倦意。
  
  喬一帆慢慢踱步到自己床前,他一個跛蹶就倒在床上,迷迷糊糊間他搗鼓著口袋想掏手機。
  
  打給……打給英杰……唔……喬一帆徹底失去力氣,手機拋在一旁,他已經墜入深深的睡眠。
  
  手機屏幕一點光芒也沒有,它早就沒電了。
  
  這邊高英杰也是累得睡著了,只不過是等電話等的。


  喬一帆從睡夢中醒來,宿醉讓他頭有些疼。
  
  「唔……」
  
  「一帆,你醒啦?」喬一帆睜開眼發現安文逸正在穿衣服,似乎要出門。
  
  「嗯……安哥要出門?」今天一整天是隨意安排的,也是讓他們放鬆一天。
  
  「嗯有點事,可能會晚些回來,太晚了你就先睡吧。」
  
  「嗯……。」喬一帆蔫蔫地答,手抬起來遮著額頭,意識仍然不太清楚。
  
  一直到安文逸出門後,喬一帆渙散的思緒才隨著「砰」一聲凝聚。
  
  ……好像……忘記什麼事了……
  
  啊!!喬一帆猛地從床上坐起,急忙找著手機。
  
  竟然沒電了!喬一帆趕緊插電,一打開就出現好多未接訊息,他連忙撥通高英杰電話。
  
  「喂?英杰?抱歉,我昨晚睡著了。」
  
  「沒關係。」高英杰心中更多的是失落,他希望喬一帆能第一時間跟他分享他的喜悅的,他壓抑下心情勉強道「恭喜你了,我們要成為對手了呢!」
  
  「嗯,我不會輸的。」因電話變質的聲音傳來,卻是那人原原本本的本質。高英杰終於因為這句話放鬆下來笑了「我也是。」
  
  「那我們約個地點吧?」喬一帆搔搔頭,對於昨晚自己就這麼睡著還是感到抱歉。
  
  「呃……」高英杰看了看房間號,再確認一次「你是住在xxxx號房嗎?」
  
  「咦?」高英杰聽到房內出現動靜,砰砰砰砰地,沒多久房門就開了,喬一帆的臉出現,猶帶著剛睡醒的樣子,頭髮也有點亂糟糟的,睜大眼睛驚訝地看著他「英杰!?」說著連忙側身讓高英杰進來。
  
  「你、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再聯絡不到他就會開始擔心了,高英杰搔搔頭一邊想著,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興欣住哪間酒店,興欣也終於有人是聯絡得上的。


  關起門,兩人同時安靜了一會兒。
  
  「一帆。」高英杰伸手拉住他抱進懷裡,輕道:「太好了。」他真的打從心底替他高興,他知道他是多麼努力。
  
  「嗯。」喬一帆回抱,嘴角彎了起來,心底流淌過一陣暖流。
  
  終於再次踏上同樣的道路。
  
  突然他發覺高英杰的身體僵了僵,然後拉開距離跟他面對面,表情有點僵硬。
  
  「你……」他握住喬一帆手腕,有點用力,喬一帆不解地看著他,高英杰老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你身上……有別人的味道……。」一句話講出來似乎有點委屈,黑色的眼睛盯著喬一帆看。
  
  「咦?怎麼會?」喬一帆反射性地聞聞身上,沒有發現異樣。
  
  「這裡……。」聲音漸漸低了下去,高英杰的手撩開袖子,上臂有一處淺淺的牙印,他默默地盯著那裡,腦袋空白一片,只是手下意識握得更緊了。
  
  喬一帆疑惑地查看自己的手,才終於看到那處淺到不能再淺的牙印,頓時明白高英杰說的氣味不是一般的氣味,而是指生理上特別的激素味道,難怪他這個Beta毫無所覺。
  
  「這個……」喬一帆想了想,終於撈回昨晚的記憶,一看高英杰的表情就知道他誤會了,他急著解釋「英杰、這是……唔!」高英杰沒有等他說完,就堵住他的嘴。
  
  「唔唔……」接吻已經不若以前青澀,先是在脣上輕輕碾壓,溫柔卻也不容拒絕,再撬開嘴關,掃著牙齒,入侵到嘴巴內部,交換彼此的呼吸,熱得發燙。
  
  喬一帆退到牆壁,臉頰因為接吻泛著粉紅,好一會兒高英杰才退開,臉也紅了起來,一邊喘氣著。喬一帆的嘴脣因為吻而又紅又水亮,高英杰眼睛透著濕潤,瞇眼看了看,卻帶著有些悲傷的眼神抱住喬一帆。
  
  「你不要……喜歡別人好不好?」沙啞壓抑的聲音響在耳邊,喬一帆回抱著高英杰的背,從繃緊的背似乎也能感受到他的不安。
  
  為什麼會那麼不安呢?喬一帆想。
  
  仔細想想,自己好像連『喜歡』都沒對他說過……,他突然覺得有些歉疚。
  
  「英杰。」喬一帆拉開高英杰,認真地看著他,高英杰的表情讓他覺得彷彿欺負了什麼小動物一樣「這、這個咬痕真的是不小心的,安哥以前也發生過很多事,他可能把我誤認成別人了也說不定。」
  
  「我……」他提了一口氣,感覺臉一瞬間漲紅了「我喜歡的是你……」
  
  原來告白的感覺是這樣嗎?他無法想像當初高英杰是以怎麼樣的心情說出口的,如此令人害臊……又甜蜜的話語。
  
  高英杰似乎還轉不過腦筋,有點傻傻地看著他「……真的嗎?」
  
  「……真的。」臉的熱度已經傳到牽著的手上,指尖隱隱冒出手汗,卻還是緊緊牽著。
  
  「可以……再說一次嗎?」被那麼真摯的眼神看著,喬一帆都不敢與高英杰對視了,他想他應該連耳根也紅了。
  
  他只好抱住高英杰,可以不用看他的臉「我喜歡你。」不若方才冰冷,兩人的身體都發燙得可以蒸出蒸氣,捂熱的心狂跳著,幾乎聽不見自己說的話。
  
  一時間只剩兩人的呼吸聲在安靜的室內起伏著。
  
  無論多麼忐忑、動搖,只要是他說的,他就相信,高英杰這麼想著。
  
  喬一帆感覺高英杰的頭動了動,發梢刺得他脖子癢癢的,然後忽然一陣痛,高英杰在他脖子邊咬了一口。
  
  「唔!」他反射性地咬緊牙齒小聲地叫著。高英杰不僅咬,還伸舌舔了舔,嘴巴退開的時候,口水帶來涼意。
  
  「我……」高英杰鬆嘴,眼睛盯著空中一處,不敢看喬一帆的眼睛,有些猶豫地開口:「我覺得十分丟臉,剛剛剎那間,嫉妒跟氣憤充滿了我的心。你不知道……那是Alpha的本能,我從沒覺得我那麼像一個Alpha過,喜歡的人身上,有別人的味道……那種感覺……」喬一帆大概知道那就是『標記』,他不是omega,在他身上只能形成暫時標記,他自己也察覺不出味道。
  
  他摸上高英杰咬的地方「所以……這是『標記』嗎?」
  
  「……」高英杰害羞得不敢回答,手不知所措,只能尷尬地搭上脖子。
  
  沉默填滿空氣,直到高英杰伸手拉了拉喬一帆的手,他們才同時抬起頭,眼神撞在一起。
  
  「一帆……」高英杰感覺自己乾澀的喉嚨摩擦出沙啞的聲音「……可、可以嗎?」


拉燈




  喬一帆低低哼了幾聲,終於連指尖都動不了了,沈沈睡去。

  高英杰幫他擦乾淨又穿上衣服,幫自己穿的時候指尖都累得哆嗦了,一穿好,幫兩人蓋好棉被,他就睡著了。
  
  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高英杰聽到敲門聲,揉了揉眼起身應門。
  
  「一帆--咦?高英杰?」陳果的手停在半空中,太驚訝了不知如何應對。
  
  「小高你還在啊?」旁邊竄出蘇沐橙的頭,就是她告訴高英杰房間號的。一雙眼促狹地看著他,高英杰臉紅了,窘迫地道:「呃……那個……一帆還在睡……」
  
  「好好好不打擾你們啊--果果我們自己去參加慶功宴就好了--」蘇沐橙推著陳果走了「咦--」
  
  高英杰正要關門,蘇沐橙回頭又補了一句「小高你晚上可以留下來啊~我們替文逸再開一間房就是了~」高英杰又臉紅了,這下,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知道他們在一起了,雖說本也不是藏著掖著的事,而且……他也想跟戀人多待一會兒。
  
  「這能不能報帳微草啊?」陳果認真地想下一個禮拜的度假村是不是也要多訂個房間了。
  
  喬一帆再次醒來的時候,高英杰替他帶了飯,也沒有特地出門去哪裡,就只是靠在一起說說話,卻覺得很快樂。
  
  安文逸晚上回來,乾脆地帶走自己的行李,喬一帆對他感到很不好意思,安文逸只是在走出房間時,鄭重地對高英杰說道:「我希望你能盡到一個alpha該盡的責任跟義務,這是身為alpha該做的事。」高英杰認真地點點頭。



  「嘶--對……就是那裡……好痠!」喬一帆低叫著,趴在床上讓高英杰替他按摩。
  
  「……抱歉……」高英杰覺得很歉疚。
  
  「這也不是你的錯……我們……」喬一帆頓了頓「……多多練習就是了……」高英杰看過去,喬一帆已經把自己埋在被子裡,越講越小聲。
  
  高英杰高興地啄吻他的臉,兩人又親密了好一會兒才熄燈。
  
  太幸福而不知所措,是這樣子的感覺嗎?高英杰摟著喬一帆想。
  
  但現在他已經不再不安,因為他們真正擁有彼此。
  
  I will stay with you tonight.
  
  Hold you close ‘til the morning light.
  
  END

好幾次有點懶得發出來了,也隔那麼久了,可是也寫很多了,而且越來越多...有想過乾脆不要肉0.0  因為初夜...我就是會寫得很囉唆又不香...是阿他們連前XX都沒碰到 0.0  要不是ABO應該會更慘(我會寫得更慘) 

總之各種波折...雖然看到許多人頂風作案,不過我還是發在外站,其他文...也備份到那裡去了。看不到說一聲...

新坑...有在想  不過會屯一下,而且最近也太忙了,於是可能都不會寫什麼東西。[一個掉粉的節奏]

就這樣...感謝忍受冗長的番外,這字數我自己都快瘋了...

p.s. 真對不起安文逸 後面讓他帥了一下... & 會咬人是因為我有私設他過去啦不過、就、不用特別說...

兩句英文仍出自《Stay Alive》José González

迪普路得




评论(3)
热度(34)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