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普路得

【全職傘+修】朝露(上)

#這篇想寫很久了,但是寫不出來,所以算是先把腦洞出來晾晾,後文真是完全不可知。

#傘+修因為沒CP內容,不過PO主我是傘修,而且上條也說後文不可知,謹告知。

#古代武俠(?)PARO 不會寫古代所以卡ORZ   請見諒

#繁體

【朝露】上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哥哥,這是什麼意思啊?」

「『薤上露,何易晞』*,譬如朝露,我們的生命呢,就像清晨的露水一樣,很快就消逝了,大自然的萬物都這樣,我們以為我們的生命很長,但在這茫茫宇宙之中,也只是片刻過眼而已。」

「大師兄!師父回來了!」廊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至近急急趕來,蘇沐秋趕緊放下手中的毛筆,一首短歌行就寫了一行,他拉著蘇沐橙出去迎接。

大堂已經集合所有師兄弟,身為大師兄的蘇沐秋站在最前,拱手齊喝:「恭迎師父!」師父一腳踏進堂內,看到此景十分欣慰,蘇沐秋仍低著頭,卻用眼角餘光看見一個小孩兒躲在師父後面,大眼盯著他們看。

「都抬頭吧,師父給你們介紹新來的師弟--葉修。」

葉修被師父推出來,面對一堂年紀或大或小的孩子,他一點都不膽怯,平靜地看著他們,拱手低道:「各位師兄師姊好,我叫葉修。」

蘇沐秋當時覺得這個小孩眼神特別有趣,不驚不怒,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的樣子。

那是一個,平凡的相遇。



蘇沐橙在一旁看蘇沐秋跟葉修對練,只見他們瞬間交手數招,很快就停下來了。他們動作太快,蘇沐橙看得一頭霧水。

蘇沐秋一邊與葉修過招卻是暗暗心驚『難怪師父那麼看中他……實在太厲害了。』

在剛剛的較量中葉修其實是略勝一籌的,他原以為蘇沐秋會不想比下去了或是乾脆翻臉。

沒想到他卻露出一個笑容,朝他比比手「再來!」


結果兩個人流得滿身大汗癱在地上,蘇沐橙打水給他們喝,變成一個常見的景象。

蘇沐秋喘著氣,一邊在樹上做上記號「這次是我贏了!」他略略鬱悶地看著另一邊多出幾劃的記號。

「我讓給你的!不信再來!」葉修明明滿身汗,弄得臉頰潮紅潮紅的,一聽這話立刻叫了起來,也不看看他手軟腳軟癱在地上的樣子。

蘇沐秋著實累了,立刻叉起腰「服輸服輸,打架要認輸,我要去吃飯了!」「誰跟你打架,哥跟你玩耍呢!」「誰是你哥!我比你大好不!」

蘇沐橙看著兩人的背影走去,笑著跟上去。

蘇沐秋很快就跟葉修打成一片,兩人沒事就愛切磋切磋,誰也不讓誰,蘇沐秋不用說,本就是一眾師兄弟中功夫最好的,這下來了個葉修,他們倆人與其他人實力拉出一大差距。


「我很好奇,你以前功夫是哪兒學的?底子真好。」又怎麼會來我們這裡?

某個午後,蘇沐橙正在看書,一邊用清朗稚嫩的口音唸出來。蘇沐秋問葉修,葉修則撐著頭坐著假寐。

「哥天資聰穎。」隨即閉了嘴,不願開口的樣子。

蘇沐秋兀自想像著山下的世界是怎麼樣,甩著腳,眼睜得大大地,好好奇,真想去外面看看。

一陣微風吹過來,一片葉子掉在葉修頭上,蘇沐秋看到了,伸手欲摘掉落葉。

葉修睜開一隻眼又閉上,並沒阻止。

「一葉知秋。」蘇沐秋轉著那片葉子,葉修來到山上已經半年有餘,秋天近了。

葉修睜開眼,看著蘇沐橙「我有個弟弟。」

「就叫葉秋。」

蘇沐秋笑笑「哦?倒是跟我同名。」這是葉修第一次提起他家人的事。他放下那片葉子「你在想家嗎?」

葉修瞇眼看向夕陽「不,還不到時候。」

蘇沐秋拿起毛筆,沾沾墨,寫下『蘇沐秋』,他運筆順暢,寫得很漂亮「我跟沐橙自小失了父母,便由師父收養。」說著

他又寫下『蘇沐橙』。

「我不知道外面怎麼樣,在這裡,大家都是家人,你可以把這裡當作你的家。」蘇沐秋笑著,眼睛瞇起來彎彎的,一邊把毛筆遞給葉修「喏。」

葉修撇撇嘴,在紙上寫下『葉修』。

三個名字並排在一起,整整齊齊。

「你字寫得不錯嘛?」蘇沐秋端詳葉修字體。

「那不用說。」葉修哼哼,放下筆,沒興趣寫別的字。

蘇沐秋挺好奇葉修身世,從他舉止看來,應該出身於好人家。

「我倒是不想輸給妹妹才練字。」

「哥哥、葉哥,我來考考你們。」蘇沐橙突發奇想。

葉修聞言挑眉揚起嘴角「輸的得用墨在臉上作畫。」


結果誰也比不過蘇沐橙,倆人畫得滿臉都是,蘇沐橙指著捧腹大笑。

蘇沐秋掬起水洗臉,洗掉墨汁「你盡出些怪主意,噢!葉修!」葉修潑水在他頭上,他立刻不甘示弱地回擊,玩得吵吵鬧鬧。

「哥哥!師父說你們再耍就去挑水桶!」

兩人嚇了一跳,立刻停下動作,生怕小女孩闖進來,都還是孩子,臉上泛起紅暈,趕緊泡進水裡。

一下子安靜下來,兩人對視一眼,吃吃笑了起來。

月光射進來映在少年的臉上,葉修目光奕奕,蘇沐秋看著他,浸著熱水的身體粉粉的,頭髮滴著水珠。

「阿秋,以前我想著自己要當個絕世高手,現在勉強帶上你吧!你夠格了!」

「什麼鬼話!」蘇沐秋哭笑不得,但也習慣葉修這個脾性「是是是、求你帶上我吧!」他妥協道。

「我是說真的。」葉修的眼眸裡光芒跳動著,他認真地看著蘇沐秋。

那時候他們還不知何謂知己,亦不知知己難求。

但他們已經注定是一生的朋友了。

TBC

*曹操〈短歌行〉

*樂府〈薤露〉

缺梗缺腦洞,求聊。


评论
热度(6)
  1. 璩琰迪普路得 转载了此文字

迪普路得

停更

© 迪普路得 | Powered by LOFTER